新冠疫情在全球爆发以来,特朗普对中国的态度在过去三个月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从一月到二月,甚至在三月初,特朗普一直都对中国的抗疫努力大加称赞。据美国政治家网站统计,特朗普至少在新冠疫情上称赞了中国15次,使用过的形容词包括:“非常努力!”“非常成功!”“非常专业!”
而特朗普对华措辞的一个转折点是3月16日,他在推特上首次使用“Chinese Virus”一词,此后持续一个星期都没有改口。甚至故意把准备好的演讲稿里的新冠病毒改成“中国病毒”。

导致特朗普态度转变的因素很多,除了急于甩锅,在政府内部特朗普受到了对华鹰派的推动。比如之前公众号提到过的移民政策鹰派人物米勒。(具体文章请戳《特朗普“中国病毒”幕后推手》)而在对华政策上,波廷杰(Matthew Pottinger)这个名字近期频繁出现在美国各大媒体的报道中。可能大家对他的名字还不熟悉,波廷杰现任白宫副国安顾问。他对特朗普的影响力也在过去半年尤为凸显,《华盛顿邮报》近期在一篇报道中起底波廷杰“如何在白宫塑造对华强硬政策”。

强硬对华政策的鞭策者
现年46岁的波廷杰在2017年首次加入特朗普政府,担任白宫国安会亚洲事务高级主任。三年前刚上任时,波廷杰还略显青涩,在记者会上的发言与老道的政客相比,讲话更加“实在”。其中的原因也可能跟他曾经也做过记者有关。
小王跟他的几次接触是在每年中美大使馆举行国庆,春节招待会时,他总是会代表白宫出席。并且会友好地跟记者交谈,顺便接受一下简短的采访。

我记得第一次与他交谈的时候,他还会提及自己在北京和香港的日子。后来向他发出过几次采访申请,他也会亲自回复(但最后结果都是礼貌地拒绝了。。。)
虽然波廷杰外表看起来亲切友好,但是他的对华立场却一点都不友好。在美国对华政策转为强硬的过程中,波廷杰“功不可没”。2017年,他协助制定了特朗普政府的首份《国家安全战略》,正式把中国定义为战略竞争者。特朗普第二任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H.R. McMaster)在去年秋天的一次采访中形容:在自冷战以来美国外交政策最大的转变过程中,波廷杰起到了关键作用,而这项转变就是要与中国竞争。
去年,波廷杰推动了特朗普打压华为的决定,把正在美国准备开展5G业务的华为列入商务部的实体名单。在今年1月于印度举行的一场论坛上,波廷杰表示华为得到了中国政府补贴,违背了市场公平竞争。他还表示,华为真正的威胁在于,让华为的5G设备进入美国通信市场,就如同在冷战期间,里根总统和撒切尔夫人同意让苏联的克格勃在美国和英国建立电信网络。

说服特朗普颁布对华旅行禁令
《华盛顿邮报》报道指出,波廷杰是首位在1月就向特朗普提出实施对华旅行禁令的官员。自从新冠病毒开始在美国出现后,波廷杰一直在与他的哥哥保罗(Paul Pottinger)保持着密切联系。保罗是华盛顿大学的病毒学家,并且在第一线为感染者提供治疗。波廷杰将这些前线观察结果转交给由副总统彭斯领导的白宫冠状病毒特别工作组。
波廷杰还支持特朗普4月宣布冻结向世卫组织提供资金。实际上,波廷杰正是负责白宫内部对世卫组织资金援助评估的人,然后由他向特朗普提供可选方案。
武汉实验室阴谋论被情报部门打脸
近期美国捏造关于武汉实验室意外传播新冠病毒的谣言甚嚣尘上。《华盛顿邮报》爆料说,波廷杰就是推动这个谣言的人。在幕后,他极力说服美国情报部门去往阴谋论的方向调查。

而这样的阴谋论非常迎合美国的保守团体。虽然一直没有找到任何证据,但是波廷杰坚信一定会有更多的证据来支持自己的观点。
在美国国务院,也有与波廷杰志同道合的官员,试图推动“武汉病毒”的说法。波廷杰的立场,与情报头子出身的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不谋而合。蓬佩奥曾多次在公开场合使用“武汉病毒”一次,甚至试图在七国集团峰会的联合声明中使用武汉病毒,最后遭到其他成员国的强烈反对,才作罢。
但就在今天,美国国家情报总监罕见的发表了一份声明:“整个情报界一直在为美国决策者和应对新冠病毒的官员提供关键支持。美国情报界认同广泛的科学共识,即新冠病毒不是人为制造或者经过基因改造。”
驻华七年,鬼知道他经历了什么
波廷杰和妻子与两个孩子生活在华盛顿。虽然他刚加入特朗普政府时,默默无闻。但其实他是一位“官二代”,他的父亲斯坦利(Stanley Pottinger)在尼克松和福特政府时期,为司法部的民权部门效力。
大名鼎鼎的前华盛顿邮报记者,水门事件的爆料者伍德沃德曾透露,斯坦利就是发现联邦调查局官员菲尔特(Mark Felt)就是暗中给记者400多条线索的“深喉”。而后来,伍德沃德成为了波廷杰记者生涯的启蒙老师。(起点好高,小王实名羡慕)波廷杰曾让父亲帮他安排了一次与伍德沃德的通话,探索自己对新闻的兴趣。
波廷杰毕业于马萨诸塞大学阿默斯特分校,主修中国研究,说一口流利的中文。1998年25岁的他加入路透社北京站,2002年到2005年效力华尔街日报,而他的七年记者生涯基本上都是在中国度过的。在SARS爆发的时候,波廷杰就在中国进行了全程报道。当时波廷杰的一篇报道就提到了关于实验室安全问题,可能会引发小规模的病毒复发,这段经历也深刻的影响了他对当前疫情的看法。
而在中国担任记者期间,波廷杰发生了一段不太愉快的经历,他在2005年的一篇文章中提到了自己与中国警方之间的摩擦。记得他刚被提名为白宫国安会亚太政策高级主任时,就有中国的记者同行说大事不妙,因为此人曾经与中国有“过节”。
从海军陆战队到白宫
2005年波廷杰决定不当记者了,31岁的他加入了美国海军陆战队,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担任情报官员。他本人透露说,这一人生重大转变是因为他看到了一段骇人的视频,一位美国人质在伊拉克被恐怖分子斩首。

据波廷杰的朋友说,他决定报名入伍的时候,人还在中国。由于他入伍年龄偏大,身体比不上20几岁的年轻人,于是波廷杰沿着北京郊外的长城进行跑步强化训练。回到美国后,波廷杰在弗吉尼亚州的Quantico 接受训练。当时负责训练他的教官了解到波廷杰的中国背景后,要求他用中文唱一首美国海军陆战队赞歌,波廷杰还真的大声唱了出来,场面极其尴尬。
波廷杰事业的转折是在他被派驻阿富汗后,引起了在阿富汗负责情报工作的弗林上将(Michael Flynn)的注意。两人在2010年合作完成了一份颇具影响力的报告,这份报告中两人批评了美军在阿富汗收集情报的缺陷,引发了五角大楼震怒!当时差点让弗林和波廷杰丢了饭碗。所以哥俩也算是“患难之交”了。

后来的故事大家就应该猜得到了。2016年弗林被特朗普招募,成为了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当时正在纽约一家对冲基金工作的波廷杰受到弗林的邀请,加入了特朗普的过渡团队。但好景不长,弗林才上任20天,就因为卷入通俄门,并且对副总统彭斯撒谎而被迫辞职了。
如今,美国国安顾问已经四连换了(弗林,麦克马斯通,博尔顿,奥布莱恩),波廷杰倒是“独善其身”,不仅没有受到弗林的牵连,事业还顺风顺水,从主任一路升到了副国安顾问,深受新上任的国安顾问奥尔布莱恩的器重。更有趣的是,今天特朗普放话说:他可能会重新考虑让弗林重返白宫,因为最新的证据表明,当年FBI试图栽赃弗林。

影响特朗普对华政策的两股力量
三年以来能够在白宫残酷的政治斗争中幸存下来,波廷杰一定是有两把刷子的。前白宫国安会官员莫里森(Tim Morrison)说,波廷杰的策略不是要去“领导”特朗普,而是在特朗普需要的时候,他准备好了。军人出身的波廷杰也避免在卷入各个部门的争斗之中,他的任务就是听从命令,完成任务。
在对华政策上,特朗普经常在温和派和鹰派官员之间摇摆不定。温和派的官员包括了他的女婿库什纳,白宫首席经济顾问库德洛,美国财长姆努钦;强硬派包括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国务卿蓬佩奥,当然还有波廷杰。

波廷杰与国安顾问奥布莱恩

波廷杰与国安顾问奥布莱恩
不过波廷杰与鹰派代表人物之间还是有些细微的区别,他更偏实用主义,对上级指示绝对服从,并且非常低调,避免与上级发生相互矛盾的表态。波廷杰与特朗普的“首席中国问题专家”白邦瑞也交情不浅。白邦瑞告诉《华盛顿邮报》,波廷杰处事谨慎,如果没有得到特朗普明确的批准,他不会试图去推动任何议程。而且波廷杰与各个阵营的人相处都比较融洽,包括与民主党人士。
在波廷杰的办公室里,放着一块大白板,上面详尽地描述了中国在全球范围日益增长的影响力。看过这幅图的人说,上面还有一些军事术语,包括Lines of Efforts (联合行动中的努力), Strategic goal (战略目标)等等。
波廷杰所主张的对华政策在美国国内也遭到了批评。拜登的外交政策顾问,新美国安全中心执行副总裁拉特纳(Ely Ratner)说,特朗普政府构想的对华政策与实际政策之间存在巨大差距。如果不与盟国协调一致,加大美国外交政策的投入,一味的追求对抗和单边行动,这样的政策根本不会奏效。

韩国总统文在寅会见波廷杰

韩国总统文在寅会见波廷杰
随着新冠疫情的蔓延,特朗普政府出于种种原因,对华政策越收越紧。在奥巴马政府时期,同样是塑造对华政策的关键人物,前美国国务卿助理国务坎贝尔(Kurt Campbell)近日在《外交事务》杂志和美国布鲁金斯学会学者杜如松(Rush Doshi)联合撰文指出:“美国过去70多年来建立国际领导者的地位,不仅仅是因为财富和实力,更重要的是美国国内管治、全球公共物品供应、有能力和愿意集合和协调国际力量去应对危机所表现出的认受性(legitimacy)。这场新冠病毒大流行正考验美国领导能力的全部三个要素,但到目前为止华盛顿三项考验都不及格。“
坎贝尔认为,在应对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特朗普政府应该与中国寻求合作,而不是去“攀比”谁应对疫情更有效。相信大多数正在与新冠疫情抗争的国家,更愿意看到的是全球共同抗疫,寻找出路。对于造福世界,美国与中国可以做事情有太多太多!

坎贝尔对特朗普政府发出了一个严重的警告:1956年英国夺取苏伊士运河拙劣的行动,把英国力量的衰退暴露无遗,标志着英国称霸世界的终点。今天,美国政策制定者应该察觉到,如果不在此时迎头而上,那新冠病毒大流行将会是下一个“苏伊士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