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析加拿大宏观经济形势及相关影响
加拿大实际GDP约1.97万亿加元(折合约1.52万亿美元),近5年GDP年增长率分别为0.7%、1%、3.2%、2%、1.6%,在G7和发达国家中处于领先位置。
一、加拿大经济构成和特点
(一)产业结构
加拿大地域辽阔、自然资源丰富,国民经济主要产业包括服务业、制造业、能源行业和高科技产业等,以贸易立国,对外贸依赖较大。
加拿大是少数能源净出口国之一,其大西洋沿岸拥有巨大的海上天然气储量,而阿尔伯塔省也拥有大量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目前加拿大已探明原油储量占全球约9.70%,居全球第三位、仅次于委内瑞拉和沙特,能源行业在加拿大国民经济中占有重要地位。加拿大同时是世界上最大的农产品供应国之一,也是锌、铀、铁矿石等矿产品的主要出口国之一;在加拿大安大略省南部和魁北克省地区也有相当规模的制造业、汽车和航空业布局。同时与其他发达国家一样,加拿大经济结构中批发贸易、零售贸易、不动产和租赁业、金融保险业等服务业占比较高,服务业雇佣的就业人数占该国劳动人口的近80%。
2019年加拿大GDP构成中占比较大的行业分别为不动产和租赁业产值2508亿加元、占比约12.73%,制造业产值2007亿加元、占比约10.19%,矿石和油气开采行业产值1473亿加元、占比约7.48%,建筑业产值1412亿加元、占比约7.17%,健康服务和社会援助行业产值1398亿加元、占比约7.10%,公共事业管理行业产值1331亿加元、占比约6.76%,金融保险业产值1311亿加元、占比约6.66%;其中服务行业合计产值1.40万亿加元、占比约71%,货物生产行业产值0.57万亿加元、占比约29%;详细数据见下表。
就业方面,2019年底加拿大总就业人口为1910万人,就业人口构成中占比较大的行业分别为批发和零售贸易行业288万人、占比约15.10%,健康服务和社会援助行业253万人、占比约13.24%,制造业171万人、占比约8.93%,专业和科学技术服务行业156万人、占比约8.18%,建筑业147万人、占比约7.71%,教育服务行业146万人、占比约7.62%;其中服务行业合计就业人口1520万人、占比约80%,货物生产行业合计就业人口390万人、占比约20%;详细数据见下表。
(二)对外贸易
加拿大经济对外贸较为依赖。2019年加拿大对外货物贸易总额约1.19万亿加元,其中出口总额5932亿加元,进口总额6015亿加元,贸易逆差约83亿加元。
产品类别方面,贸易顺差贡献度最高的为矿石和油气产品,2019年出口额1445亿加元、占出口总额比重约24.36%,顺差额952亿加元,远高于其他产品类别,对加拿大经济影响较大。加元亦因此被归类为商品货币之列,国际市场商品价格、尤其是原油价格波动对加元汇率走势影响明显。产品类别详细数据见下表。
贸易对手方面,美国长期居于加拿大最大贸易伙伴国位置,而中国近年来则逐步成为加拿大第二大贸易伙伴国。2019年加拿大对美国货物贸易出口额、进口额占其出口总额、进口总额的比重分别约75.39%、50.69%,对中国的出口额和进口额占比则分别约3.92%、12.47%;对美国贸易顺差1423亿加元,对中国则为贸易逆差518亿加元。上述数据凸显加拿大经济对美国的严重依赖程度,虽然中国已成为其第二大贸易伙伴国,但体量上与美国相比仍相去甚远,加之在地缘政治和文化等各方面的紧密关联,决定了美加两国目前为止仍难以动摇的盟友关系。而2018年北美自由贸易协定重新修订(新协定更名为UnitedStates-Mexico-Canada Agreement)以及近几年美国发起对中国的贸易战等事件则进一步强化上述关联。2019年中国不再是美国最大贸易伙伴,加拿大和墨西哥则分别位居前两位。加拿大贸易对手主要数据见下表。
(三)对外直接投资
加拿大长期以来是对外直接投资净输出国,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期间对外直接投资出现波动,但随后恢复稳定增长趋势。加拿大对外直接投资余额历年数据见下表。
对外直接投资国别方面,美国仍然是加拿大最大的对外直接投资往来国、往来投资额远高于其他国家,英国则居于第二位。2015年自由党政府执政后加拿大与中国的直接投资往来呈活跃态势,但2018年底孟晚舟事件后中加两国关系趋冷,2019年两国投资往来交易量明显下降。加拿大对外直接投资流量历年数据见下表。

新冠疫情对加拿大经济的主要影响分析

二、新冠疫情对加拿大经济的主要影响
受新冠疫情影响,全球经济2020年预计将出现负增长,加拿大亦不例外。3月份疫情爆发以来加拿大各级政府采取的一系列隔离和封锁措施对企业经营、个人就业和家庭消费等各经济层面造成严重影响,加之国际油价暴跌形成的双重打击,使加拿大经济短期内出现断崖式下滑。根据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4月份最新经济展望,预计加拿大2020年GDP将负增长6.2%;IMF主要预测数据见下表。
(一)疫情对企业经营的影响
如前所述,加拿大服务业产值占其经济总量比重约71%,服务业就业人数占总劳动人口比重约80%。由于营业中断和消费骤减,大部分服务行业企业的经营现金流和营收大幅下降,而货物生产行业企业也同样受到员工工时缩短、产能下降和需求减少等负面因素影响。
根据加拿大统计局最新调查数据,受访企业中约32%表示其2020年第一季度营业收入较去年同期相比将下降40%或更多,另有约21%的企业表示其营业收入同比将下降20%至40%;其中受冲击最为严重的住宿和餐饮服务行业、娱乐和休闲行业、零售贸易行业分别有73%、67%、60%的受访企业表示收入下降幅度将超过20%。由于现金流和营收大幅下降,部分企业境况艰难,近30%的企业向金融机构提出信贷资金申请以支付运营成本。如出现企业大面积倒闭,将削弱经济在疫情缓解后的恢复动能,并对经济结构造成永久性损害。
鉴于此,加拿大政府推出一系列措施对受影响企业予以援助,降低疫情造成的结构性冲击,除大幅降息、向金融体系注入资金以增加信贷供给等货币政策外,财政支持政策方面还包括紧急雇员工资补贴、雇员收入所得税临时补贴、延长受疫情影响缩短工时的雇员就业保险福利期限、为中小企业提供免息贷款和信用担保、小型商户第二季度租金减免补贴等。
(二)疫情对就业市场的影响
由于经营活动停滞,部分企业采取裁员等方式削减运营成本,加拿大就业市场受到严重冲击。加拿大统计局最新就业数据显示,3月份和4月份就业人数分别减少约100万人和200万人、合计占总就业人口约15.71%,失业率则由2月份的5.6%上升至4月份的13%;同时约250万人处于临时停工状态或工作时长较平常缩短一半以上;受到疫情影响的就业人数合计超过550万人、占总就业人口约28.80%。另外根据加拿大统计局最新调查数据,约45%的受访企业表示已采取裁员措施、且裁员比例超过80%。
失业增加使部分家庭失去收入来源,对其日常生活造成压力、并面临房贷违约等困境,同时进一步影响消费,形成恶性循环。鉴于此,加拿大政府推出一系列措施对受影响个人和家庭予以援助,保证居民正常生活,包括为不符合失业保险申领资格的失业人士提供紧急福利金、新的紧急护理福利、临时增加儿童福利金、延迟报税、最长达6个月的住房抵押贷款月供延迟、紧急学生补助等。
(三)疫情对政府财政的影响
上述为应对疫情采取的大规模支持措施将令加拿大联邦政府的财政支出大幅增加,财政赤字将进一步扩大。3月25日加拿大联邦政府通过一项总额近1070亿加元的援助计划法案,随着疫情发展,后续财政刺激总额还将进一步增加。
根据加拿大联邦议会预算署的测算,预计加拿大联邦政府2020-2021财年的财政赤字将增至1127亿加元、占GDP比重将升至约5.2%,较2019-2020财年预估的财政赤字198亿加元和GDP占比0.90%大幅提高;同时联邦政府债务占GDP比重将升至约38.1%,2019-2020财年预估则为30.7%。加拿大预算署上述预测的主要假设前提有两个,一是为抗击疫情采取的管控措施会持续到8月份,二是国际油价不会出现进一步的下跌。
(四)疫情对加拿大支柱产业油气行业的影响
如前所述,油气等能源类产品对加拿大出口和贸易顺差的贡献度远高于其他行业。2月下旬以来受新冠疫情全球蔓延、主要国家经济萎缩和需求下降,以及OPEC与俄罗斯减产协议谈判破裂等因素影响,国际油价经历崩塌式下跌,对加拿大出口和油气行业企业经营造成明显负面冲击。
加拿大统计局最新数据显示2月份能源类产品出口环比下跌7%,3月份数据预计还将继续下跌。此外,油气行业主要企业第一季度实现税前利润均大幅下滑,第二季度利润预估亦大幅下调。营收骤降将限制企业资本支出,并拖累就业和消费。

新冠疫情对加拿大金融业的主要影响分析

三、新冠疫情对加拿大金融业的主要影响
(一)对金融市场的主要影响
2月下旬新冠疫情在欧美国家爆发后引发金融市场动荡,而随后3月初的油价暴跌则进一步加剧市场恐慌气氛,加拿大金融市场亦受到剧烈冲击。为维持金融体系正常运转,加拿大央行3月份连续三次调降基准利率共计150个基点至0.25%,同时首次祭出量化宽松措施,宣布大规模购债计划,包括每周至少购买50亿美元的联邦政府债券、购买500亿美元的地方政府债券、在二级市场购买100亿美元投资级公司债券等,以缓解市场流动性压力,增加信贷供给,为经济恢复正常奠定基础,降低对经济结构的永久性损害;加央行同时表示如有必要将调整购债项目的规模和持续时间,所有行动均旨在帮助缓解当前的经济停滞和市场动荡,为日后经济持续复苏和逐步实现通胀目标创造条件。
股市方面,多伦多证券交易所TSX300指数3月下旬最低跌至11228点,较去年底的17063点和2月中旬的高位17944点跌幅分别达34%和37%;加央行采取一系列救市措施后股市快速回升,截至4月底收盘于14780点。TSX 300指数近期走势见下图。
图1:多伦多证券交易所TSX300指数走势
债市方面,由于对疫情的担忧提升加央行降息预期,年初以来加拿大10年期指标国债收益率总体呈下跌走势,2月下旬疫情爆发后开始大幅走低,加央行采取大幅降息和量化宽松措施则令其进一步承压,3月中旬10年期国债收益率最低跌至0.54%,较去年底的1.70%下跌116个基点,截至4月底仍收盘于0.54%的低点附近。加拿大10年期国债收益率近期走势见下图。
图2:加拿大10年期国债收益率走势
汇率方面,由于国际油价暴跌和加央行采取宽松货币政策,加元汇率3月初开始加速下跌,3月下旬美元兑加元汇率最高升至1.4511,较去年底的1.2990上涨近12%,随后加元触底反弹,截至4月底收盘于1.3945附近。美元兑加元汇率近期走势见下图。
图3:美元兑加元即期汇率走势图
银行间货币市场方面,2月下旬疫情爆发后加央行宽松预期升温,加元银行间货币市场基准利率CDOR(Canadian Dealer Offered Rate)快速走低,3月中旬有所反弹,3月27日加央行月内第三次降息、并宣布采取量化宽松措施后CDOR再次大幅走低,3个月期加元CDOR利率4月底收盘于0.67%,较去年底的2.08%下跌141个基点,处于近十年来最低水平。
虽然CDOR利率走低,但由于市场恐慌和避险情绪弥漫,同时恰逢季度末时点,3月份加拿大本地同业市场流动性持续收紧,信用价差大幅走高,中资银行货币市场各期限实际融资成本相较CDOR利率的溢价普遍上涨50-60个基点。4月初以来随着加央行降息和量化宽松措施显现成效、以及季度末时点过去,加拿大银行间货币市场流动性逐步恢复,中资银行3个月以内较短期限的加元存款证发行利率相较CDOR利率的溢价已基本恢复至此前正常水平,但6个月及以上较长期限的市场价格则仍偏高、流动性仍然较差,表明市场完全恢复正常尚需时间。3个月期加元CDOR利率近期走势见下图。
图4:加元3个月CDOR利率走势图
(二)对主要金融机构业务经营的影响
加拿大金融监管严格,金融体系稳健。如前所述新冠疫情和油价下跌造成的经济活动停滞、金融市场动荡、企业经营困难、失业人数猛增等经济衰退现象无疑将对这一时期加拿大主要金融机构的业务经营造成较大负面冲击,但由于加拿大银行体系相对稳定的结构、政府大规模救市措施等原因,预计上述负面影响将属于阶段性冲击,而不会造成实质性损害,疫情逐步消退后其业务经营将能够很快恢复正常。
首先,加拿大银行体系结构十分稳定,传统的前六大银行加拿大皇家银行RBC、多伦多道明银行TD、丰业银行BNS、蒙特利尔银行BMO、加拿大帝国商业银行CIBC、加拿大国民银行NBC的合计资产规模占比达到约93%(相比之下我国前六大银行合计资产规模占比则为略高于50%),属于垄断市场,短期经济波动对该六大行的市场地位几无影响。同时,加拿大金融监管严格,监管机构通过对六大行的强力监管能够确保金融体系的稳定性,即使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期间加拿大银行体系亦表现良好,相信其将有足够的韧性应对此次危机。
另外,加拿大政府采取的强力救市措施也将有助于金融机构更好的应对近期经济衰退。政府财政刺激措施预计将令大部分面临困境的企业、个人和家庭受益,缓解其财务压力、降低违约概率,一定程度上也相应缓解了银行面临的不良贷款压力。同时,加拿大央行大规模降息和量化宽松措施将压低市场利率,有助于银行降低融资成本。
目前市场普遍预计六大行2020财年第二季度(截至4月30日)税前利润将受近期经济衰退影响出现明显下滑,其中包括增加信贷损失减值准备计提的影响,尤其是加拿大皇家银行和多伦多道明银行等在美国市场业务规模较大的机构则预计将计提更多减值准备,不良贷款率将有所上升,六大行2020财年第二季度财报将于5月底左右公布;第三季度(截至7月31日)则预计会出现一定程度回升。股价方面,2月底六大行股价跟随大盘大幅走低、整体最大跌幅近40%,3月底政府大规模救市措施稳定市场后其股价开始回升,4月份以来维持窄幅振荡走势。另外,国际评级机构目前仍维持此前给予六大行的较高信用评级,未采取任何调降动作。
表9:加拿大六大银行季度利润等财务指标情况

经济展望

四、下一阶段展望
(一)经济基本面
目前加拿大新冠疫情总体进入平稳期,每日确诊人数维持在1000人左右,除魁北克省以外,其他省份的确诊人数曲线呈逐渐平缓态势。如继续维持现有防控措施一段时间,预计疫情将在爆发后的3个月左右、即6月底至7月份得到初步控制,并逐步重启经济。目前加拿大大部分省份已开始尝试第一阶段重启复工计划,虽然离全面开放还将有比较长的一段时间,但有限制的逐步放松管制将开始实施。前述IMF和加拿大联邦议会预算署的预测报告亦基于疫情将在下半年7月份至8月份消退、防控措施可以逐步取消的基线情景假设。
由于前述加拿大政府强力财政和货币政策行动将有助于在隔离期间维持加拿大经济结构和金融市场稳定,防止信心出现更急剧下滑,提升总需求,避免经济陷入更深度的衰退,同时基于以上疫情发展预期,预计一旦疫情消退、防控措施逐步取消,加拿大经济将能够逐步恢复正常,虽然2020年经济出现衰退难以避免,但2021年经济增长率将大幅回升。根据IMF最新经济展望,预计加拿大GDP将在2020年负增长6.2%后,在2021年达到4.2%的增长率。
国际油价方面,在经历前2个月的暴跌后5月份以来油价已逐步企稳,如按上述基线情景疫情在下半年逐步消退、全球经济逐步重启,预计后市国际油价持稳并逐步回升的可能性较大,对加拿大经济转为利好。
此外,虽然如上所述因疫情原因加拿大2020年财政赤字和联邦政府债务将大幅增加,但由于加拿大目前拥有G7国家中最低的政府财政赤字和债务GDP占比,以及加央行大幅降息后政府债务利息支出较低,预计在基线情景下加拿大仍具备足够的缓冲空间应对赤字和债务问题,而不会对中长期经济发展造成较大影响。
最后,加拿大人口增长率一直维持在相对较高水平,主要受移民以及移民相关的人口增长推动。2014年至2019年期间加拿大人口年均增长达到1.1%,是发达国家中为数不多人口保持增长的国家,人口增长率远高于其他G7国家。由于加拿大移民人口整体素质较高,能够有效增加劳动力供给,同时能够带来资金流入,对于推动加拿大经济增长十分有利,也是加拿大相较其他发达国家的优势之一。
综合以上所述要点,加之重新修订的美墨加三方贸易协定为加拿大经济提供的基础保障,预计加拿大经济中长期形势依然稳健向好,基线情景下今年下半年开始疫情可能逐步消退、经济将逐步重启,出现进一步结构性衰退的可能性较小。
(二)金融市场走势
基于上述经济基本面分析和判断,同时考虑到金融市场前期单边走势幅度过大、利空出尽,预计下一阶段加拿大股市、债券、汇率和利率等各市场走势趋于稳定、出现回调的可能性较大。
(三)金融业发展
如前所述,由于加拿大银行体系相对稳定的结构、政府大规模救市措施等原因,预计本次疫情对金融行业产生的负面影响将属于阶段性冲击,而不会造成实质性损害。但由于本次新冠疫情波及全球对人类社会生活方式可能造成的永久性改变,也将必然影响金融业的长期发展方向,推动加拿大金融机构经营方式的改革和转变。
本次疫情后,因疫情需要而兴起的教育、工作、医疗服务、餐饮购物等加拿大社会生活各个层面的“新兴”事物可能将越来越成为常态,比如在线授课、远程办公、视频会议、外卖送餐、网上买菜等。对于金融业而言,网点自助服务、网络金融、手机银行、扫码支付等效率更高、人际接触频率更低的金融服务需求也将大幅增加。
由于前述加拿大银行体系的垄断结构,监管及合规限制,以及加拿大社会长期以来的生活习惯等原因,加拿大金融机构对于金融科技应用的热情相对不足,创新和变革的积极性不高。比如在我国已经十分普及的微信和支付宝扫码支付等新兴支付方式,目前在加拿大市场的应用程度依然很低,信用卡乃至传统的支票等支付方式仍然是主流;另外,像微信银行等与社交媒体相关联的便捷金融服务产品在加拿大市场则尚未出现。
综合来看,我们认为本次疫情对民众生活方式带来的改变以及催生出来的相关金融服务需求,将进一步推动金融产品和服务的创新和升级,加深金融科技在加拿大金融行业中的应用,对金融机构的经营方式将产生结构性的长远影响。(作者:杜高见,建行多伦多分行  经济形势报告网http://www.china-cer.com.cn/shijiejingji/2020060556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