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锅一哥”海底捞(06862.HK)近期动作频频。

3月1日晚,海底捞发布人事任命公告,公司副首席执行官兼首席运营官杨利娟调任首席执行官,董事会主席兼前首席执行官张勇将继续担任董事会主席及执行董事;李瑜出任海底捞中国大陆地区首席运营官,王金平出任港澳台及海外地区首席运营官。

杨利娟此次获委任为首席执行官,将负责监督集团的管理及战略发展,并继续负责“啄木鸟计划”的落实与推进。从2021年半年报披露实行组织架构调整,到2021年11月公布“啄木鸟计划”,海底捞正通过一系列举措强化内部管理。

海底捞表示,自“啄木鸟计划”实施以来,公司内部管理和运营明显改善。海底捞相关负责人也援引光大证券研报数据告诉时代财经,公司2022年1月份翻台率环比2021年12月有所上升,达到2021年同期的106%。

从服务员到CEO

杨利娟一直在海底捞扮演着重要的运营管理角色。根据官方资料,服务员出身的杨利娟现年43岁,在海底捞任职超过27年,是海底捞走出四川、开拓全国市场的关键人物,也是海底捞推行“连住利益,锁住管理”制度的负责人。

1994年,为了帮家里还债,杨利娟早早辍学来到四川简阳,在餐馆里干起了服务员。因为机智利索,被海底捞创始人张勇一眼看中,并开出一个月160元的高薪资“挖人”,这比她当时120元的工资高出不少。彼时,海底捞刚成立一年。

19岁时,杨利娟就成为海底捞在简阳第一家门店的店经理。21岁时,杨利娟被张勇派去西安,独立运营海底捞跨区域经营的第一家门店,统管100多名员工,为海底捞走出四川、实现跨区域运营奠定了基础。

2012年起,杨利娟全面掌管海底捞所有门店运营。也是这一年,海底捞开始走出国门,在新加坡开了首家海外门店,并在2013年进入美国。此外,杨丽娟还是海底捞四大创始人之外少数持股的高管之一。

2018年9月11日,杨利娟(右)和张勇在海底捞的全球招股新闻发布会上。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2019年10月,杨利娟以75亿元的身家位列《胡润百富榜》第531位;2020年2月,杨利娟以70亿元财富名列《胡润全球富豪榜》第2642位;2021年1月,杨利娟以125亿元的身家登上《胡润中国职业经理人榜》第7位;同年4月,杨利娟又以16亿美元的财富位列《福布斯全球富豪榜》第1931位。

天眼查显示,截至目前,杨利娟持有海底捞0.2%的股份,按照后者最新的1006.66亿港元(约合人民币813.65亿元)的市值计算,杨丽娟持有海底捞股权的对应市值约为1.63亿元。

杨丽娟持股情况 来源:天眼查

2021年,因快速扩张叠加疫情影响,海底捞业绩表现未达预期。2021年11月5日,海底捞发布公告称,将于2021年12月31日前,逐步关停300家左右经营未达预期门店。

财报数据显示,海底捞过去一年的营收状况确实不乐观。2月21日,海底捞发布2021年盈利警告,过去一年其录得净亏损约38亿~45亿元;收入预计超过400亿元,同比增长超过40%。

就在海底捞遭遇中年危机之时,杨利娟开始逐步走入公众视野。在去年11月的公告中,海底捞宣布,由杨利娟全面负责“啄木鸟计划”,以持续关注经营业绩不佳门店,包括海外门店,果断采取措施进行整合。同时,着手重建和强化部分职能部门,恢复大区管理体系。在科学考核各部门的前提下,持续向员工传达企业文化及“双手改变命运”的价值观。

对于此次人事任命,海底捞表示,杨利娟获委任为首席执行官,将负责监督集团的管理及战略发展,并继续负责“啄木鸟计划”的落实与推进。“此委任亦是强化公司治理架构的重要举措,能够进一步加强改善措施的落地力度。”

推动管理层年轻化

除了任命杨丽娟为首席执行官外,任命两位首席运营官,则是海底捞实现管理团队年轻化的另一举动。

海底捞称,现年36岁的李瑜和38岁的王金平,将协助杨丽娟提升集团不同地区的运营效率,加强对公司管理及执行的监督和实施。

与杨利娟经历类似,李瑜和王金平在海底捞也是从一线基层岗位开始做起。

李瑜自2007年11月加入海底捞后,曾担任多个地区的门店经理,并在2015年带领26人在中国台湾地区开出了第一家海底捞。截至目前,作为大区经理的李瑜,管理门店的范围已涵括韩国、日本、泰国等市场。

王金平则于2008年1月加入海底捞,此前担任过门店经理、大区经理,分管新加坡、马来西亚、澳洲及新西兰等市场,而他在海底捞的第一个岗位其实是传菜员。此外,王金平还是海底捞第一家海外门店的店经理,至今已有10年的海外市场经验。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2020年,海底捞曾发布一则“接班人计划”, 将管理人员的选拔机制面向所有员工开放,计划周期为10~15年。海底捞表示,此举意在通过各岗位的管理实践和长期的观察与判断,找到符合“爱海底捞、业务熟练、又能洞察人性”标准的领导接班者,继续承载公司发展的使命。

2021年8月,海底捞董事会新增了7位年轻执行董事,被认为是“接班人计划”的后续。

海底捞相关负责人告诉时代财经,2014年,公司来到快速发展的拐点,如何实现内部管理分配的最优化、解决利益机制的合理化、达成人才培养的可持续化,成为制约海底捞走向规模化发展的最大影响因素。在此背景下,公司对管理制度进行革新,核心就是‘连住利益,锁住管理’,在实操层面则是师徒制和计件工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