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的法国选举情势呈现出与往届不同的一面,第一轮选举毫无悬念,现任总统马克龙得票数最多,以占总票数的 27.6%,领先第二名玛丽娜 · 勒庞的 23.4%。值得注意的焦点是弃票率达到最近四届总统选举的最高水平,第一轮投票选民弃投率接近 30%,这意味着一个国家只有 60% 的人投票,其中进入最终选举的唯二参选者只获得不到 30% 的人支持。

法国投票率达 20 年新低

法国总统选举首轮投票于当地时间 10 日 8 时在法国本土开始进行,今年约有 4870 万注册选民参加投票。根据法国内政部公布的数据,截至 10 日 17 时,法国投票率达 65%,与 2017 年同期的 69.42% 这一水平相比下降了 4.4 个百分点,2012 年同期投票率为 70.59%,2007 年同期为 73.87%。投票率再创新低,弃权率更是达到最近四届总统选举的最高水平,亦是 2002 年以来的最低值。

事实上,在俄乌冲突初期,马克龙的民意曾一度遥遥领先。排名于马克龙之后的勒庞、泽穆尔和梅朗雄等人则因亲俄立场而不被看好。但随着俄乌局势升温,随之而来的蝴蝶效应导致高度依赖能源与粮食进口的欧洲通胀加剧,能源和粮食价格暴涨,再加上法国疫情反弹,经济形势不容乐观,本届法国大选,选民参与热度骤减。在如此被动的竞选环境下,马克龙虽然在俄乌冲突上的积极斡使他在国际上赢得了一定的声音,但对内缩减竞选规模的行为被法国民众认为是不接近民意的表现。相比之下,紧追马克龙支持率的勒庞抓住了 ” 生活成本危机 ” 的机遇,在竞选活动中大谈提高最低工资和豁免年轻人的薪资税,这使勒庞支持率迅速攀升。这也为第二轮的最终选举增添了不少悬念。

马克龙的信任危机

马克龙

从第一轮出炉的得票结果来看,马克龙虽然领先,但优势并不突出。所以大部分法国民调机构预测,在第二轮总统选举中,马克龙将再次击败勒庞,但难以复制过去的胜利。毕竟在上一届的总统选举中,马克龙是以 66.1% 对 33.9% 的得票率压倒性击败勒庞。

据法国民调机构 Ifop-Fiducial 预测,在今年的第二轮选举中,马克龙的得票率将为 53.5%,勒庞是 46.5%。

对比于勒庞的 ” 民族极端主义 ” 和梅朗雄的 ” 乌托邦极端主义 “,2017 年,作为政治新秀的马克龙奉行 ” 现实中间主义 “,上任期间政绩平平,他本可以用来拉票的政绩如:通过改革养老金制度降低了失业率、对劳动力市场、学校、税收等方面的改革通通被新冠疫情摧毁。更不用提及退休金改革曾引发了 2019 年底多个工会联合发起的大罢工。在此次大罢工前一年,法国还有不满燃油费提高而进行的旷日持久的 ” 黄马甲运动 “,可以说罢工和游行几乎占满了马克龙的前半个任期,而后半个任期又充斥着新冠疫情带来的棘手难题。在那期间,马克龙支持率跌至新低,仅为 18%,低于前法国总统奥朗德 2013 年底创下的低点,后者被视为是法国现代史上最不受欢迎的领导人。

民调显示,法国民众对各级政府的信任度从地方到中央逐级递减,最高的是市镇(63%),其次为省、大区,最低的是中央政府(35%)。去年 6 月的大区和省议会选举,曾一度被认为是总统大选的风向标。但两轮投票的弃权率均高达三分之二,是除全民公投外所有选举中投票率最低的一次,执政的共和国前进党也遭遇惨败,选民以冷漠和反对态度表达对马克龙政府的不满。

很大一部分放弃履行选举权的公民认为,无论谁当选总统,自己的生活都难以得到改善。《费加罗报》公布的统计称,约 80% 的受访民众认为马克龙能够成功连任,但真正希望他获胜的人仅有 20%。

同时,《纽约时报》的评论文章认为,马克龙民调不佳也是因为他过去五年的表现及本次的竞选纲领都大幅向右倾斜,因此失去了不少左派选民。

勒庞是 ” 毫不掩饰的普京支持者 ”

勒庞与普京

支持率排名第二的勒庞是大名鼎鼎的专业政客、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创始人老勒庞的小女儿。勒庞领导由其父亲创立的极右反移民政党,自我定位为抱着善意的民粹主义者。今年是她第三次竞选法国总统。选举期间,勒庞一改往日的激进风格,积极关注民生议题。过去一年法国天然气价格暴涨,引起民众强烈不满。她在选举中 ” 对症下药 “,承诺降低天然气和电力价格,并对雇用外国雇员的企业加税,以优待本国人,这使得她民众支持率飙升。

此外,勒庞不畏旁人眼光,公开表示欣赏普京,曾在 2017 年到莫斯科会见普京。上一届法国大选时,普京也曾公开支持勒庞。实际上,在第一轮投票开始前,勒庞就罕见的向外界透露了她的执政理念和上台之后的工作重点,其中一旦当选就退出北约成为了外界最关注的目标。

对此,美国政治新闻网报道称,白宫开始害怕,普京可能在巴黎取得俄乌冲突爆发以来的 ” 最大胜仗 “。在美国政治新闻网看来,勒庞是 ” 毫不掩饰的普京支持者 “,” 她在 2017 年见了普京,尽管俄乌冲突发生后,她与普京有所疏远,但她对普京的理由表示同情,并拒绝了西方联盟对俄罗斯的强硬措施 “。

但法国《世界报》的选举专家 Gilles Paris 指出,勒庞在俄乌危机后很快作出了转向。一方面,她对难民采取了温和表态,认为法国应该接受乌克兰难民。另一方面,她成功将焦点从乌克兰危机转移到了法国人现在更关注的话题上:通胀压力下,国内物价的飞涨。

政治,一天都嫌长。第二轮投票将于 4 月 24 日举行,相差不大的支持率,13 天的时间,让最终结果充满变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