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导演李安看来,转向数字技术不仅是他本人的冒险,也是东方文化在世界电影中可以抓住新的表达机会。

近10年中,从数码3D、120帧4K,再到CG(计算机图形学)特效,李安的电影更多地被首先聚焦在所使用的技术上。

8月25日上午,李安远程连线北京国际电影节,66岁的他在电影大师班上再谈数字技术,他坦露自己在创作中的困惑,“现在还是摸着石头过河,拍片最终使用什么技术取决于要表达什么。”

不断求新的李安至今自称“老式”电影导演,他回忆,第一次的转变并不顺利。在拍摄《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时,李安根深蒂固的“胶片信仰”突然瓦解,他觉得自己与影片中的少年没有差别,好像“和老虎在太平洋漂流”。“很恐惧,第一次不知道该怎么拍电影了。”李安说。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之所以选择用3D形式,是李安在思考如何表达这一题材时遇到了瓶颈,他认为,需要多加一个视角空间才能突破。但这种转变不仅造成拍摄上的差异,也对演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李安认为,演员的表演要更精致,更含蓄,不那么夸张,内心的层次要更丰富。摄影机要去捕捉他们无意识中透露的捉摸不定的东西。而最终实现表达,则“必须要和技术产生一个很熟悉的依存关系”。

李安对技术的执着可以追溯到学生时期。他在《李安传:十年一觉电影梦》中提到,“从学生时代起,我拍片就有个目的:想练习一样新技巧。直到现在,我还保持这个习惯,每拍新片总希望能触摸一些新技术。基本上我拍片的胃口很大,有很多好奇心,学到某个技术,就会有快感;而且我希望做出不同的效果,令人印象深刻,我就有很大的满足感。”

实践告诉他,要想获得这种满足感其实是和整个电影工业、观影文化扭斗,电影工业是一个固定的形态,挑战它阻力很大。不过李安表示,冒险一直是自己最安全的舒适圈,最好的能力需要永远往前才能发挥出来。

在李安看来,艺术既要有灵魂,又要有技术,才能打动人心。含蓄幽微的东方文化原本在主流电影中并不占优势,表达个人意志如何影响世界的西方故事显得更“好看”,也符合一般观众的观看习惯。

如今,东方文化可以在新技术中找到出口。李安认为,东方文化敬畏天地、团队,重意境和留白,人在天地中很渺小,结构似有似无,新技术可能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把东方所擅长的融入或改变原有的规则。

李安预测,未来拍电影会和现在不太一样,可能接近动画,可能又会更真实,一个革命性的时代可能会来临。

李安一直试图通过技术接近真实。最新作品《双子杀手》使用了高帧率3D影像技术,细节呈现达到了前所未有的视觉效果,甚至连肌肤细腻的纹理、毛孔,以及人物眼睛中的血丝都清晰可见。但上映后诟病最多的是,技术之外没有讲好故事,大师神话一度遭到质疑。

有人问李安,下次拍电影还会首先考虑技术吗?他说,要看我想表达什么东西,这些东西在拍电影之前就已经在我心里,我再用影像呈现。至于用什么技术,就像苹果和橘子不能比较一样,胶片电影已经是非常成熟的艺术,而数码和3D电影刚刚起步,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做。

中青报·中青网见习记者 张艺 来源:中国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