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关系的演变就像一条河流一样,时而舒缓、时而湍急,甚至还有瀑布,2019年的5月,世界进入一个加速的时刻,在世界棋局中,中美欧俄四方成为主要的棋手,由四方形成的锥体结构也构成了当下世界的基本权力架构,四方的互动主要呈现在四组三角关系之中。四方构成的四组三角关系让世界秩序进入一个急剧变动的时刻,可以说,冷战后世界秩序的地缘政治与地缘经济处于分层与重组之中。

冷战后的二十多年时间里,地缘政治与地缘经济基本是嵌套在一起的,美国是全球首屈一指的超级大国,军事权力、经济权力与政治权力叠加在一起,这也是美国战略家不断强调的“自由国际主义”秩序,通过多边制度推动了全球市场经济体系的发展,然而,自由国际主义秩序并不是凭空而来的,它建立在美国无可匹敌的军事优势、经济优势,以及对美国倡导的价值观的推广基础之上。在2001年“9·11”事件之后,美国面临的主要挑战和威胁是恐怖主义,反恐战争到现在还没有结束;2008年金融危机至今,美国经济的优势受到侵蚀;特朗普上台之后的“美国优先”战略事实上也放弃了美国在意识形态的优越性。

21世纪第一个二十年,全球秩序最大的变迁就是秩序的分层,全球化经济的地缘政治基础受到侵蚀,大国政治重新成为世界秩序的主要逻辑。世界正在回归多元权力中心的时代,中美欧俄都是“自带系统”的大国,大国之间的互动带有了越来越强烈的体系互动的特征。“自带系统”的含义在于每个大国都有自己的利益取向,同时这种利益与自己的历史传统以及自我身份的认定联系在一起。世界秩序处于一个转型过渡时期,美国霸权的潮水退去之后,露出的是斑驳的地表。

三角关系的核心特征在于任何两方的互动都会影响到第三方,三角关系会带来系统效应,同时,三方互动也在界定系统的特征。中美欧俄四方形成的四组三角关系让世界秩序分层并呈现出巨大的张力。

中美欧形成的三角关系代表了世界经济秩序的未来,如果欧盟作为一个单一经济体,其经济总量超过美国,中美欧三方的GDP总量超过全球的一半以上。巨大的经济总量决定了中美欧关系的框架。世界经济的未来也取决于中美欧三方的互动,当然,世界经济到了一个转折点,那就是实力和利益格局的调整带来了规则的变化。

一个显著的变化是中国经济的总量和相对地位都有了极大的提升。始于上个世纪70年代的全球化带来了贸易形态的转变,从成品贸易转向中间品贸易,贸易不仅发生在国家之间,更发生在企业之间,甚至是跨国企业的内部,产业链、供应链形成了复合相互依赖的网络。中美欧三方在世界经济中的分工有别,欧洲、美国是技术研发中心和金融中心,也是最终消费品市场,中国是全球组装加工基地,中国经济的腾飞在于融入到了美欧的经济世界之中。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欧美对中国的戒备与日俱增。2016年是一个比较明显的转折点,欧洲和美国对中国越来越斤斤计较,将中国视为旗鼓相当的竞争对手,以及潜在的战略竞争对手。特朗普引发的贸易摩擦,不仅要实现美国利益的最大化,也是要调整中美欧之间的经济规则。加征关税的竞赛只是中美欧三角关系的一个侧面,知识产权、网络安全、市场准入、投资规则等将是中美欧三角关系的焦点。

中美俄三角关系的基调是地缘政治以及全球战略稳定,中美俄三方是联合国五常中的三大国,也是主要的核大国。俄罗斯的优势或者着力彰显的是地缘战略的影响力,除了俄罗斯庞大的核武库之外,俄罗斯巨大的领土空间、丰富的油气资源以及对“后苏联空间”的介入与管控都使俄罗斯成为无法被低估的战略玩家。在中美俄三角关系中,俄罗斯处于比较弱势的一方, 但同时有可能占据比较灵活和关键的外交位置。在“通俄门”调查结束之后,特朗普与普京通了一个多小时的电话,随后国务卿蓬佩奥到索契拜访普京。可以看到,美俄都有意愿改善自己在中美俄三角关系中的地位。

美欧俄三角关系意味着大西洋共同体出现了越来越明显的裂痕,乌克兰、中东地区秩序的重建是美欧俄三方的焦点。在美国的讹诈和敲打之下,欧盟的地缘政治意识被激活,在美国退出伊核协议之后,欧盟这一次没有像2003年那样分裂为新老欧洲,而是集体反对美国对伊朗动武,为了与伊朗进行能源交易,欧盟加快推出新的结算系统,以绕开美元结算。欧俄之间的天然气管道“北溪-2”让美国颇为恼火,但是也无能为力。当欧盟开始作为一个重要的政治力量出现在世界舞台上的时候,俄罗斯在美欧俄三角关系中的处境无疑会有不小的改善,也为普京施展外交谋略提供了机会。

中俄欧三角关系的核心内容其实是欧亚大陆的“大棋局”,在“二战”结束之后,欧亚大陆的“棋局”被置于美苏冷战的框架之下,尤其是美国作为欧亚大陆的重要主导。已故地缘战略家布热津斯基的《大棋局》其实就是为美国控制欧亚大陆提供的“棋谱”,使美国能够在冷战结束之后继续保持对欧亚大陆的主导权。在现有的中俄欧三角关系中,主要的交汇点就是发展战略的对接:“一带一路”倡议与欧盟、俄罗斯发展战略的对接等等。中俄欧三方在维持欧亚大陆地缘政治稳定方面是有共同利益的。当下世界越来越“去中心化”,而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中,欧亚大陆也是区域的世界,这也构成了欧亚大陆文化多样性景观,我们看到当今世界正在走向一种“历史的回归”。在21世纪,欧亚大陆的“棋谱”,不仅不同于20世纪,而且非常可能是遥远历史的回声。

中美欧俄四方构成的全球秩序的锥体结构,决定了世界秩序的性质,也决定了这一锥体的容量,世界既不是平的,也不是圆的,而是一个容量可变的锥体。

2019-06-01 08:44 作者:孙兴杰 来源:中国经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