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指数连续第三周上涨,先后上破108和109两大整数关口,刷新2002年9月中旬以来高点至109.303,因美国整体通胀破九,给美联储大幅加息提供了新的依据。而在全球经济衰退风险加剧之际,美元避险功能也得以彰显。

欧元兑美元本周三连跌。意大利总理德拉基提出辞职,汇价一度跌创2002年12月初以来新低0.9951,但随后遭到该国总统拒绝。欧洲正在努力应对新的问题,欧元区决策者需要做出痛苦且经济代价高昂的选择。英镑兑美元本周三连跌,盘中创2020年3月下旬以来新低至1.1759,交易员还担心英国经济的前景,担心英国经济增长停滞不前,且通胀率最终可能持续高于其他地区。

美元兑加元本周创2020年11月上旬以来新高至1.3222,但加拿大央行深化鹰派姿态,限制了加元跌势。加拿大央行本周大幅加息100个基点至2.50%,加息幅度超过预期的75个基点,创1998年8月以来最大单次加息幅度。加拿大成为第一个在本轮加息周期中加息100个基点的G7国家,加拿大央行打破了一贯的信息传递方式。

美元受益双重利好

本周公布的美国通胀报告显示,6月份整体价格上涨速度同比升至9.1%,创逾40年新高。数据公布后,交易员押注美联储本月政策会议上加息幅度料扩大到100个基点。美联储官员随后对该预期进行降温,美指目前回落到109关口下方。

美联储理事沃勒表示:“市场预期可能有点超前了。”而圣路易斯联储主席布拉德说:“到目前为止,我们在7月会议上预计加息50个或75个基点。我认为75个基点有很多优点。”

ING分析师在一份报告中称:“美元有可能在当前水平附近企稳,但我们继续强调,美元下行修正空间有限,短期内风险平衡仍倾向于上行。”

尽管美国经济衰退预期可能在一定程度上暂时放慢美元上行节奏,但美联储相对其他主要经济体央行(尤其是欧洲央行)更为鹰派,加上地缘局势动荡和全球经济面临衰退风险,美元通常会受益因此带来的利好。

欧元区决策者面临痛苦抉择

欧元兑美元本周三连跌。意大利总理德拉基提出辞职,汇价一度跌创2002年12月初以来新低0.9951,但随后遭到该国总统拒绝。意大利政府官员周五表示,意大利可能需要提前举行选举以克服政治僵局。

欧元兑美元今年迄今为止已累计下跌逾11%。在意大利政府陷入危机、欧盟下调今明两年的增长预期后,欧洲正在努力应对新的问题,欧元区决策者需要做出痛苦且经济代价高昂的选择。

若欧洲央行放任货币进一步贬值,将推高本已创纪录的高通胀,增加通胀长期运行在远高于2%目标水平的风险。要对抗通胀,欧洲央行则需要更快加息,但这可能会加剧已经面临的衰退风险和天然气短缺引发的能源成本飙升所带来的痛苦。

欧元区对外部能源、尤其是对俄罗斯天然气的巨大依赖,也使得经济更容易受到乌克兰战争的影响,这对货币造成了自然拖累。尽管到目前为止,欧洲央行一直淡化这个问题。

尽管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已经明确表示,他愿意冒着经济衰退的风险,通过大幅加息来降低通胀率,但欧洲央行继续像婴儿学步那样地解除过去十年实施的异常宽松的货币政策。

法国外贸银行欧洲宏观研究主管Dirk Schumacher表示:“欧元疲软强化了欧洲央行行动落后于曲线的观念,鉴于通胀率如此之高,欧元走强将非常有助于降低通胀。”

投资者盼英国政坛尽快稳定

英镑兑美元本周三连跌,盘中创2020年3月下旬以来新低至1.1759。除了美元大涨带来的利空,交易员还担心英国经济的前景,担心英国经济增长停滞不前,且通胀率最终可能持续高于其他地区。

在接替约翰逊担任首相和保守党领袖的所有候选人,目前尚无人具有明显领先优势,未来几天保守党议员将进行更多投票。谁将获胜以及他们将采取何种经济政策、尤其是脱欧后对待北爱尔兰的立场存在不确定性,这也给英镑蒙上了一层阴影。

英国经济已经面临两位数通胀率、衰退风险和脱欧后遗症的压力。无论谁接替约翰逊,都必须在税收和支出方面做出重大决定,这可能会降低经济衰退的风险,但也可能会加剧经济中的通胀热度。

英国央行自去年12月以来已五次加息,试图阻止高通胀顽固性地植根于英国经济。尽管5月份经济增长势头好于预期,但其他指标表明英国经济动能减弱,这使得英国央行在试图通过提高利率同时不过度放缓经济来应对通胀的过程中变得更加困难。

荷兰合作银行策略师表示:“尽管英镑投资者希望政府尽量避免被政治丑闻分散注意力,更专注于为英国脱欧后的经济提供一致性政策,但目前还没有定论。在新首相上任之前,英镑可能缺乏新的方向。”

日本央行继续“特立独行”

日元开启新的贬值征程。美元兑日元创1998年9月初以来新高至139.383。日元近期大幅下跌让日本政府感到担忧,官员表示将在与日本央行密切合作的同时更加紧迫地监控货币市场。

日本内阁官房长官松野博和周四表示:“我们对最近外汇市场上日元的快速下跌感到担忧。”他并表示,日本将继续关注美国通胀趋势和货币政策变化对日本和全球经济的影响。

与此同时,市场预计日本央行将在下一次7月20日至21日的会议上继续维持超低利率政策。这突显出日本与全球其他主要经济体央行政策分歧,加剧了日元暴跌。

大和证券首席市场经济学家Mari Iwashita表示:“放眼全球,日本央行的鸽派货币政策立场很容易成为海外投资者的目标,他们可能会建立日元空头头寸。”

加拿大央行打破惯例

美元兑加元本周创2020年11月上旬以来新高至1.3222,但加拿大央行深化鹰派姿态,限制了加元跌势,汇价目前运行在1.31关口下方。

加拿大央行本周大幅加息100个基点至2.50%,加息幅度超过预期的75个基点,创1998年8月以来最大单次加息幅度。加拿大成为第一个在本轮加息周期中加息100个基点的G7国家,加拿大央行打破了一贯的信息传递方式。

加拿大央行表示,高通胀风险正在上升,通货膨胀比4月份预测的更高更持久,未来几个月可能保持在8%左右。利率需要进一步上调,加息速度将根据对经济和通胀的评估而定。

金融服务公司Monex Canada的市场分析师Jay Zhao-Murray表示:“央行意识到,与偏离模糊的前瞻性指引相比,未能实现2%的通胀目标对其信誉造成的损害要大得多。”Zhao-Murray补充说,意外加息100个基点可能会增加加拿大人的经济焦虑,但从长远来看,这也应该会导致通胀预期和价格压力降低。

澳、新将继续大幅加息

澳元兑美元叠床2020年6月初以来新低至0.6680,目前交投于0.6750附近。澳大利亚6月份失业率跌至48年来最低点,而创纪录的职位空缺表明劳动力市场将进一步收紧。

由于经济基本处于充分就业状态且通胀过热,澳洲联储在上周加息50个基点后肯定会继续加息。市场预计,8月份还会再加息50个基点,甚至有人说,如果即将到来的通胀数据像全球一样,出现偏高的冲击,那么加息幅度会更大。

纽元兑美元跌创2020年5月以来新低至0.6059,随后大幅反弹,目前交投在0.6140附近。新西兰联储本周连续第六次加息,且连续第三次加息0.5个百分点,这是20多年来最激进的货币紧缩政策。但经济可能急剧下滑的迹象越来越多,这可能会缓和鹰派冲动。

澳新银行表示,随着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紧缩的金融环境确实抑制了通胀压力,也最终抑制了需求,新西兰联储决策可能在下半年变得更加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