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媒体BBC报道 南太平洋岛国索罗门群岛总理苏嘉瓦瑞(Manasseh Sogavare)9月16日召开内阁会议,决定中断与台湾的外交关系,与中国建交。台湾邦交国减少到16个。

蔡英文于2016年上任后,已经有5个邦交国与台湾断交,台湾多次批评中国以巨额援助诱使台湾友邦转投中国,但遭到北京当局否认。1983年和台湾建交的所罗门群岛是台湾在南太平洋最大的友邦,但成了蔡英文任上和台湾断交的第六个国家。

台湾外交部今天下午6:30召开记者会, 外交部长‎吴钊燮批评中国以金钱利益压迫台湾外交空间。‎吴钊燮批评所罗门群岛接受中国5亿美金的金援,因此与台湾结束30多年的外交关系。

蔡英文随后也在在总统府发表临时声明,批评北京近年来透过金援及政治压力打压台湾空间,试图打击台湾民心,迫使台湾接受“一国两制”。

蔡英文强调,台湾最大的共识就是拒绝一国两制,而台湾也不会放弃提高国防战略,也不会放弃对香港的支持。 “中华民国台湾会继续与世界交朋友”蔡英文说。

蔡英文说,中国压迫台湾邦交国与台湾断交不仅是对台湾的威胁,也是对国际秩序的挑战。台湾明天会立即关闭所罗门闭外馆,并撤回台湾多年派驻在所国的医疗及技术团队。但她也感激多年来,支持台湾的所罗门群岛人民。

所罗门群岛外交部长马内雷(Jeremiah Manele)此前于9月8日访问台湾。所罗门群岛驻台大使王哲夫(Joseph Waleanisia)当时对BBC中文表示,双方外长将借此机会讨论两国共同关心的外交和双边发展合作事宜。他还在一份声明中说,由国会议员组成的跨党派小组评估与中国建交的可能性,是新政府的计划之一,只是负责政策考量。而由政府部长8月组团赴北京则是为了解若与中国建交,可得到的援助等,两件事涉及的工作并不同。

太平洋岛国倒向中国?

9月初传出的消息显示,所罗门群岛已成立部长级团队准备与北京对话。这意味着该国随时可能与台湾断交,并与中国建交。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9月2日曾在例行记者会上给予“原则性回应”,表示“众所周知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中国政府愿在一个中国原则的基础上,同世界各国发展友好合作关系。”台湾官方则强调,“两国互动正常”。

台湾此前在太平洋地区有6个邦交国,分别是基里巴斯、马绍尔群岛、瑙鲁(诺鲁)、帕劳(帛琉)、所罗门群岛及图瓦卢。

所罗门群岛是台湾在太平洋面积最大、人口最多的邦交国,具有相当的代表性,它与台湾断交是否会在该地区引发连锁效应?

政治学系助理教授林子立认为“有可能”。他向BBC中文分析,太平洋岛国长年与美国、澳洲关系紧密,但是其经济开发度低,近年受到全球化影响,政府希望加快建设,因此需要外资,而现在最有资金做海外投资的就是中国。

他近一步表示,中国在南太平洋耕耘有成,在当地的军事力量也正持续扩大,因此不排除有更多台湾在该地区的友邦会与中国建交。

2018年6月,美国国会美中经济与安全审议委员会(USCC)曾公布一份名为《中国与太平洋岛国的接触以及对美国的影响》的报告,显示过去五年来,通过贸易、投资、发展援助以及旅游,中国扩大了与太平洋岛国的经济联系,已经逐渐成为这个地区的重要力量之一,在很多领域甚至已经领先美国。

该报告指出,太平洋地区的6个国家对促进台湾的国际空间以及支持台湾参加重要国际组织非常重要。

根据澳洲智库洛伊研究院的统计,中国自2006年以来提供给南太平洋岛国政府的援助总额超过23亿美元。

香港媒体也曾引述厦门大学港澳台研究中心主任李非教授指出,随着中国实力强大,经济发展能够分享的利益越来越多,台湾仅存的邦交国纷纷会转向大陆,这是一个总体趋势。一旦国际社会都不承认台湾,台湾所谓的“主权独立国家”就是空话。

零邦交国的可能

随着台湾邦交国持续减少,未来是否会出现“零邦交国”也引发讨论,这代表台湾落入没有邦交国处境,台北市长柯文哲9月2日受访时也曾称台湾应当训练到“没有邦交国也活得下去”。

不过,多名政治学者认为,台湾落入零邦交国的处境机率非常低。台湾中央研究院社会学研究所副研究员吴介民曾向媒体表示,台湾变成零邦交国就等于国际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承认中华民国,这个结果不是北京乐见的。

他说,一旦中华民国邦交国数归零,此一局面变动“对北京会有反作用力”。考量对台湾、东亚和全球战略,他预计北京也接下来不会在外交战上动作这么快、下手这么重。

林子立也说,台湾的邦交国降至零的可能性不大,因为位于加勒比海及中美洲的友邦,都与美国关系紧密,从世界格局来看,美中对抗,台湾作为杠杆力量,美国也不会让台湾“零邦交国”的情形发生。

美国参议院外委会亚太小组委员会主席贾德纳(Cory Gardner)5月曾联手多名参议员,提出《2019年台湾友邦国际保护及加强倡议法案》(简称《台北法案》),要求美方出席国际组织的代表透过发言及投票等方式,力挺台湾的会员或观察员身分,巩固台湾全球邦交,该法案尚未通过。

中、美、台这段关系为何那么复杂?从1970年代的中美建交,到今天的特朗普质疑“一个中国”政策,这其中又发生了些什么?

台湾如果出现零邦交国的后果是什么?林子立表示“影响不大”,他解释,台湾真正的盟友与重要的贸易伙伴都并非邦交国,“若未来有任何国家要撤驻台办事处,才是动摇国本的大事。”

他也指出,台湾民众对于“断交”也不会特别“有感”,并对BBC中文说:“因为台湾的邦交国都不是主要旅游目的地,经贸往来也不多,因此台湾一般民众对邦交国减少,并不觉得痛。”

由台湾联合文学出版的《中华民国断交史》一书中,律师蔡孟翰指出,国家之间建交其实也是政治意义大于法律意义,两国透过邦交,来表彰形式关系上友善的外观,但是“两国之间有邦交关系,并非等同于实质上两国真的确实友好”。蔡孟翰举例,美国和俄罗斯自1991年开始建交,却常常发生冲突,最近一次是2018年美国驱逐境内俄罗斯外交人员,但两国依旧还是邦交国。

虽然“零邦交国”对台湾对外经贸关系的影响似乎不大,但对于台湾内部主权及国际参与可能就会有所影响,前民进党中国事务部主任、现任健行科大国际合作处处长颜建发曾向媒体表示:“当邦交国少到剩个位数时,台湾内部就会开始吵,偏绿的人可能会主张,既然国际社会都不承认中华民国,那台湾就不要叫中华民国了,因为已经没有意义了。”

另外,虽然台湾并非以国家名义参与国际组织,但以最糟情况设想,中国操控所有组织,使台湾被迫全面退出国际参与,台湾政治大学外交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黄奎博教授曾向台媒分析,政府人员会因此不清楚国际社会在做什么,行政治理等制度会逐渐跟不上国际的脚步,政府体系的决策素质会出问题。

不过林子立强调,美国在国际组织的影响力仍比中国大,他分析,随着美中竞争越来越激烈,美国就会越希望台湾不是国际孤儿。

他表示,中国绝对有能力让台湾的邦交国降到个位数,并说:“台湾要从事非传统外交,从学术、文化、医疗、科技及体育等与其他国家进行更实质的交流,在国际秩序重组的阶段,可以不必太在乎邦交国的数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