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普通大陆民众来说,陈忠建这三个字或许很陌生,但在许多书法爱好者眼里,陈忠建先生简直就是业界“大神”,因为他亲手制作了5000多段现场教学视频,把他浸染书法艺术几十年的经验,毫无保留、分文不取地放到大陆的视频网站上,供大家自由取用、学习观摩。陈老师的书法功底深厚,讲解幽默到位,都给我们留下了深刻印象!

陈老师喜欢打乒乓球,因为打乒乓球锻炼手腕,这或许也是他写好书法的一个诀窍吧。当记者问他何以能够几十年如一日,醉心于书法及书法教育推广,陈老师回答:“很简单,就是爱嘛!”。

陈老师出生在台湾,有意思的是,大专学的是音乐,大学学的是语文,研究生学的是美术。上大专的时候,台湾的“国父纪念馆”举办书法比赛,暑假闲来无事陈忠建就写了一幅去参赛,结果入选,得了1000元新台币的奖金。这在当时可是个天文数字,要知道那个时候的阳春面只要10元钱一碗。第二年又去参赛,又获奖,得了10000元新台币的奖金。笑说陈年往事,陈忠建表示,“奖金当然重要,但孩提时写书法的记忆一下子被唤醒,从此书法成为生活的一部分。”

陈忠建说,“那个时候,真的是走火入魔,毛笔从来没有干过,每天早上眼睛一睁开就拿起毛笔练书法。餐前、课间、洗澡后、睡觉前,一有时间就举笔狂练。”陈忠建搜罗来所有能搜罗到的字帖进行临摹,每一个碑帖到了他手里,都临摹的惟妙惟肖,登峰造极。

陈忠建说:“书法自古以来就是生活的艺术,几千年来以书法为主轴的人、事、时、地、物可以说不胜枚举。写字就像你滑手机吃饭睡觉一样,好与不好不重要,至少当下还在写字。规定自己要写有所成?没必要!书法,这是你的快乐,不是你的功课!书法更重要的是技巧的磨练。这就跟打篮球一样,多练习,闭着眼睛也会进球;反之,仅仅姿势摆得漂亮,只会一些花架子,十年过后,一球也不会进。”与陈老师对谈,陈老师快人快语,切中要害。

对于书法初学者,陈老师也列举了三个一般人容易犯的错误,或者是暗坑。

暗坑 1

专心练一字,写个百遍,一直到满意才换字,结果一年过后,一个字帖都写不完 。

根据学习心理,重复相同的事务,心情松懈,学习效果差。换不同字时,紧张感会提升,迫使自己更专注,学习效果佳。所以应“通临”为主,再挑出不好的笔画多练习即可。

暗坑 2

楷书是基础,练好了才能练其它字体,结果楷书永远练不好,还没领略到书法之美就阵亡了。

根据学习心理,不同的性质的科目,分散学习效果较佳。就如同小学上课一样,国文、数学、体育……等交互上课,比整天上国文或数学效果更好。记得年轻时,老师经常几个月就换字帖,只要一松懈,再去上课时就发现自己写的作业和别人不同。因此,同时间也配合着行草、篆隶交互练习,这跟上国文、数学、音乐交互上课一样,效果最佳。记得楷书是“楷书的基础”,还有“篆、隶、行草的基础”也要练习。

暗坑 3

立定目标每天写2-3小时,好像很认真,结果进步不大,过一阵子就累了,只好放弃了。

※根据学习心理,固定待在同一教室上课,跟每隔1、2节课就换教室上课,换教室的效果较佳。也就说老是固地位置、固定时间练习,只会疲乏,反而无法专注学习。我的习惯是:有空就写,写多少算多少,睡前再洗笔即可。

暗坑 4

写字要秉气凝神,控制呼吸,不苟言笑,安静无声,不可亵渎了书法。

※根据学习心理,固定在安静的地方学习,跟在有点声音的环境下学习,有点声音的较佳。原因是“人会为了过滤不必要的干扰,反而会强迫自己更专注。”所以练字时是可以聊天说话的。

谈起大陆体验,陈老师告诉记者,他到大陆主要做三件事,一是观摩各地碑林名帖,他的足迹遍及大江南北的许多名胜古迹。二是搜罗与书法有关的各种书籍,他曾经在北京琉璃厂一口气买了208本书。三是与大陆书法爱好者交流。

今天给大家分享陈忠建老师临摹《张猛龙碑》的三段教学视频:

《张猛龙碑》全称《魏郡太守张府君清颂碑》,刻于北魏正光三年(522年)。原存于曲阜孔庙同文门下,现存于汉魏碑刻陈列馆。碑高266厘米,厚24厘米,宽91厘米;碑文26行,每行46字,记录铭颂魏郡太守张猛龙兴农劝学的政绩。张猛龙,正史无传,北魏熙平年出任鲁郡太守,政绩突出,郡人刻碑赞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