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话说“祸从口出”,也别以为老外听不懂中文。最近列治文的一位华人(专题)就遇到了这样的麻烦。他带着女友的妈妈去购物的时候,因为他未来的丈母娘用粤语说了句“鬼佬”,二人就被赶出了店门。

去年11月,Ho先生陪着女友的妈妈去列治文中心的一家Shaw Communications换手机号,接待他们的是一位白人员工。这位员工询问两人是否还记得上次是谁为他们服务的时候,Ho先生还没来得及回答,他女友的妈妈就用粤语说:“我记得是个鬼佬。”

这位女士这么大胆,估计也是觉得眼前的白人员工听不懂中国话。哪里想得到,这位员工虽然听不懂,但是他们的店长可是亚裔。这位店长把白人员工叫了过去,两人嘀咕了一阵后,知道了意思的员工回来了,严肃地跟他们说:“请你们离开店。”毕竟在这位员工看来,叫他们是“鬼佬”,和喊黑人是“黑X(N**)”也没什么区别,都是严重的种族歧视行为。

Ho先生的未来丈母娘大惊失色,估计也是没想到就因为用广东话喊了句 “鬼佬” ,她就被赶出了店。一旁的Ho先生赶紧连声道歉,并解释说称自己从小接受的理念里,‘鬼佬’这个词不是什么种族歧视的话。对他来说,这个词就是指代的白人,自己也有很多白人朋友,他们有时候也会用这个词来形容自己。

Ho先生为自己申辩的同时,甚至搬出了2016牛津英语词典。词典上关于这个词的解释是“来自不同国家的人,尤其是来自西方世界的人。” 他解释称,经历了150年,“鬼佬”这个词在已经从最早的“洋鬼子”有所转变,不再是以前带有歧视意味的意思了。

至于事件的另一方,ShawCommunications发出了声明,在对给Ho先生造成不良体验的行为道歉后,它是这么回复的:“所有员工都有权婉拒为身体或口头攻击性和/或辱骂性的客户提供服务。”虽然Ho先生女友的妈妈在用‘鬼佬’这个词的时候并非刻意针对员工,但在Shaw的店面里,这个词就是不受欢迎,不期望被使用的。

事实上,这个词经过这么多年,语义也确实有了变化。西蒙菲沙大学文学院亚洲-加拿大(专题)项目的主任Jan Walls就替这两位顾客解释了一番,这个词可不如“黑X”那么严重。“这个词就像普通话里的‘老外’一样,是用来称呼外国人的。虽然广东话里‘佬’这个字通常带点贬义,但也绝对没有‘黑X’那么严重。”

列治文市的议员Chak Au母语就是粤语,他也解释说在香港(专题),许多现在住在香港的外籍人士,他们也来自北美,有的时候也开玩笑叫自己“鬼佬”。香港有家很大的精酿啤酒厂,是一群西方人开设的,啤酒名字就叫鬼佬。

但说实话,你也不能要求所有外国朋友都那么精通中国文化,因使用“鬼佬”这个词被白人告上法庭的案例也不是没有。即便是住在香港的西人,也有接受不了这个词的。Francis Haden是一名在香港工作的爆破工程师,他在被解雇后,一怒之下就将原公司告上了法庭。他称,公司员工孤立他,还叫他 “鬼佬”。那次案件闹得沸沸扬扬,似乎是香港首次由白人提起歧视诉讼。

再说,很多华裔(专题)可能都还弄不清“鬼佬”到底有没有歧视的意思。列治文是个多元化的社区,人们对事物的理解也很可能有很大的差别。Access Pro Bono是一家提供免费法律服务的非盈利组织,该组织的CIO Jimmy Yan也是华裔,他就认为这个词并不是很合适。

“即使像华裔这种少数族裔,在加拿大也不能使用带有攻击性的种族歧视词汇。人们在交流时还是应该更为慎重和相互理解。”Jimmy Yan在采访中如是说。他认为,白人也可能成为种族歧视的受害者。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华人在国外也时常饱受种族歧视之苦,自然知道其中滋味之难受。在和别人交流的时候,还是免用这些具有争议性的词汇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