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导致的停摆切断了中国初创企业的融资渠道后,它们正在裁员、减薪并请求政府救助。

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导致的停摆切断了它们的融资渠道后,中国的初创企业正在裁员、减薪并请求政府救助。

这个充满活力但脆弱的行业此前已经在遭遇“资本寒冬”,后者始于风险资本由盛转衰的去年。

如今,许多初创企业受到了中国经济长时间停摆的冲击,由于新冠病毒传染的风险,大多数企业与投资者的面对面会议都被搁置。

初创企业加速器即联即用中国(Plug and Play China)的管理合伙人赵晨表示:“许多风投公司实际上已经停止向他们的投资委员会提交新交易,因为他们无法真正接触和感受(初创企业的)创始人。”

他补充说,一些在疫情爆发前就已经向初创企业承诺投资并签署了条款清单的投资者搁置了这些交易。

他说:“在正常情况下评估一家初创企业与在灾难期间或灾难后评估一家初创企业是完全不同的。一旦尘埃落定,他们需要重新评估公司,同时重新评估整个市场。”

为股票交易者开发聊天应用天天热聊(Tiantian Reliao)的创业者李圆峰说,在他最近接洽的投资者当中,只有五分之一的人会接受面谈。

李圆峰表示:“我们需要面谈来筹集资金,但投资者境况相对好,并高度重视健康。他们认为这次疫情威胁到生命。”他因此推迟了融资计划。

根据Preqin的数据,与去年1月至2月相比,今年1月和2月截至本周一,中国的风险投资交易数量下降了64%,而融资额下降了66%。

投行华兴资本(China Renaissance)的董事总经理周翔估计,疫情可能会使融资周期推迟三个月或更长时间。

周翔表示:“与此同时,有许多亏损的初创企业需要筹集资金维持现金流和增长。”他指出,这种情况为投资者提供了逢低吸纳的机会。他预测道:“有竞争力的公司将会生存下来。”

为了渡过这次现金危机,许多公司降薪和裁员。新媒体广告公司新潮传媒(Xinchao)裁员500人,并对高管降薪20%。在其他一些公司,比如绿色科技初创公司熊爸爸(Papa Bear),员工们自愿降薪。

纪源资本(GGV Capital)发布了一系列特别播客以帮助创业者渡过此次疫情,嘉御基金(Vision Knight Capital)的卫哲(David Wei)在播客中表示,企业“需要认真考虑通过关闭业务、暂停业务、合并和调整(业务线)来瘦身”。

卫哲说:“高管和创业者减薪是必须的——如果员工不得不遭受损失,高管和创始人应该遭受更多损失。”

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在拥有4000多名员工、得到腾讯(Tencent)和美团(Meituan)等支持的医疗众筹和保险初创企业水滴筹(Waterdrop Inc),高管们减薪20%,并且裁员。根据英国《金融时报》看到的一份内部备忘录,该公司大幅削减了猎头、生日派对以及几乎所有非必要打印费用。

水滴筹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沈鹏表示:“过去一年的市场环境发生了根本变化,新冠疫情增加了挑战。”

陷入困境的纽约上市电动汽车公司蔚来汽车(Nio)成功获得了一位分析师所称的政府救助,该公司在同意将其总部迁至中部城市合肥后,赢得了逾100亿元人民币(合14.2亿美元)的投资。

北京方面已同意缓征陷入困境的公司的税费。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高级官员丛亮周一表示,将“继续研究出台有针对性的减税降费措施,帮助中小微企业渡过难关”。

请使用文章顶部或底部的共享按钮来进行共享文章的链接。未经允许复制文章内容分享给他人是违反FT中文网条款和条件以及版权政策的行为。创企业和风投公司之间的面对面会晤将是正常数量的一半。但他表示,已经有20万人观看了初创企业演示直播。

文友(音译)经营着一家成立两年的物流初创企业,帮助中国学生将行李运往国外。在城市封锁导致行李被延迟或退回后,文友遇到了一些问题。他一直在寻求投资来壮大他的九人团队,但如今他放弃了。他说:“投资者变得保守了。”

文友补充说:“我们没有足够的钱支付给我们的员工,我们向他们解释了这一点。”他指出,他们会向被解雇的员工支付一段时间的福利。

他说:“疫情暴露了我们商业模式的缺陷。筹集资金帮助我们渡过这段时期是不现实的。”他和他的联合创始人把目光投向了“没有疫情”的澳大利亚,计划在那里开展新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