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期批评中国的美国共和党籍联邦参议员汤姆·科顿(Tom Cotton)最近发出禁止中国学生赴美国大学进修科技专业的提议。外界担心,因新冠疫情旅行受阻的中国学生赴美国学习的未来可能会面临更多的签证阻碍。

科顿参议员4月26日在接受美国福克斯新闻(Fox News)采访时说:“我们(美国)训练了这么多中国共产党最聪慧的头脑,然后让他们回国,竞争我们的就业岗位,抢走我们的生意,最终偷走我们的资产、设计可以用于针对美国人民的武器和其他设备,这在我看来是一起‘丑闻’。”

他强调:“所以我认为,我们需要非常认真地研究我们发放给中国公民来美国学习的签证,特别是在先进科学和技术领域的研究生级别。”

“如果中国学生想来这里学习莎士比亚或者《联邦党人文集》(The Federalist Papers),这是他们要从美国学习的;他们不需要从美国学习量子计算和人工智能。”他说。

科顿随后在推特上发文说:“中国正在用从我们的实验室和研究型大学获得的技术武装自己。我们需要重新考虑发放给中国公民学习(军民)两用(dual-use)科技的签证,特别是研究生级别的STEM学生。”

STEM是科学、技术、工程、数学的缩写,泛指理工科。

中国是美国外国学生来源最多的国家。据美国国际教育研究所(IIE)“门户开放”(Open Doors)项目数据统计,2018—2019学年,美国高等学府中共有将近37万名来自中国大陆的学生,占国际学生总数的33.7%。

中国学生特别在研究生级别主要集中在理工科领域。2018—2019学年,美国高校中有13万多名来自中国的博士和硕士研究生。乔治城大学安全和新兴技术中心(CSET)研究员雷姆科·泽维斯路特(Remco Zwetsloot)说,这些研究生中76000人是在STEM领域,比例超过一半。

受新冠疫情影响,美国已经停止受理大多数的非移民签证申请。科顿参议员的这一表态进一步加剧了计划赴美留学的中国学生对未来签证政策的担忧。

美国总统特朗普4月22日签署有关移民政策的行政命令,将永久居留(绿卡)身份的核准冻结60天。这一限令影响的只是少数人,甚至遭到一些反移民强硬派的批评,但有分析认为,特朗普行政当局未来移民政策紧缩的可能性依然很大。

特朗普表示,他将在60天后评估这一命令,并有可能扩大移民限令的范围,以此在美国各地复工时帮助美国人就业。

据《华盛顿邮报》24日报道,白宫政策顾问中主张控制移民的斯蒂芬·米勒(Stephen Miller)4月23日对特朗普支持者表示,白宫最近发出的行政命令不是移民政策改革的结束,只是长远计划的一部分。

乔治城大学的泽维斯路特说,如果美国进一步缩紧针对中国学生的签证政策,一方面可能会加大中国学生申请F1学生签证的难度,另一方面可能让中国学生更难留在美国。

“这主要会与工作签证和永久居留有关。比如说,H1B签证、以及可以允许学生留下来的选择性实习培训(OPT)。绿卡也是一个问题。”泽维斯路特对美国之音说,

“他们(美国政府)可以从一个方面入手,或者两方面都下手。这可能会对来美国的中国学生带来挑战。”他说

泽维斯路特指出,特朗普行政当局曾经考虑过对中国学生实行更严格的签证限制。“2018年初就有过一次这样的讨论,(白宫)考虑禁止几乎所有的中国学生。然后他们决定不这么做。所以这是一个很长时间的讨论。”

美国亚太裔民权组织“亚裔美国人正义促进会”(Asian Americans Advancing Justice | AAJC)在一份声明中强烈抨击科顿参议员限制中国留学生的提议“根植于‘种族定性’(profiling)和仇外情绪”。

该组织主席兼执行董事杨重远(John C. Yang)说:“我们知道,在这里学习的绝大多数中国学生,来美国是因为他们相信学术自由。他们相信美国教育的质量,相信在美国生活和向美国社会学习可以学到很多东西。”

泽维斯路特认为,完全禁止中国留学生到美国学习先进科技并不能阻止中国向其他西方国家获取类似技能,反而会限制中国人才对美国作出贡献。

调查显示,绝大多数科技专业的中国留学生希望或已经选择留在美国。泽维斯路特通过研究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的数据发现,在美国学习STEM专业的中国学生,除农业专业以外,85%到90%计划留在美国。他的另一项分析显示,从美国顶尖大学获得人工智能专业博士学位的中国留学生,91%留在美国5年以上。

泽维斯路特分析说,美国并不拥有对科技的全部垄断,禁止中国学生赴美可能导致他们转而涌向英国、加拿大等西方高校就学,这对美国来说是一种人才损失,赢家可能是中国。

“这会伤害美国公司,也会伤害美国大学,但这不会真正改变技术、技能和知识流入中国,反而导致这种流入的增加,因为如果中国学生不以他们留在美国那样的高比例留在英国或加拿大,那可能对中国有利。”

“中国官员经常表示对这么多中国博士生毕业后留在美国感到不满。他们希望更多的人回到中国。”他说:“像科顿参议员这样的决策者可能在无意间正中中国的下怀,他们(中共)的目标是让更多的学生回来,中国可能会高兴。”

(编辑:鸿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