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对乌克兰展开军事进攻的俄罗斯的经济面临急剧萎缩。由于日美欧实施经济制裁以及外资纷纷撤离,俄罗斯的企业活动陷入混乱,就业环境出现恶化。据欧洲复兴开发银行(EBRD)预测,2022年俄罗斯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率将降至-10%。经济不断萎缩也有可能影响俄罗斯围绕作战和停战协议的判断。

欧洲复兴开发银行把2022年俄罗斯的增速预期由原来的增长3%大幅下调至萎缩10%。预计2023年会出现零增长。在苏联刚刚解体的1992年,俄罗斯经济创下-14.5%的负增长纪录。本次俄罗斯经济受到的打击相当于苏联解体余波的“剧本”越来越接近现实。

 

2月24日俄罗斯开始进攻乌克兰之后,日美欧等西方国家的对俄制裁范围扩大到了把大型银行剔除出国际结算网络、冻结俄罗斯中央银行的资产、禁运高科技产品等。

 

美国耶鲁大学管理学院的统计显示,宣布退出或缩小俄罗斯业务的外资企业目前已达到约500家。法国雷诺旗下的俄罗斯大型汽车企业AvtoVAZ,以及乌拉尔航空公司(Ural Airlines)已决定让员工暂时带薪休假。原因是继续经营业务所需要的零部件和材料的采购开始受阻。

 

据俄罗斯媒体报道,俄罗斯联邦委员会副主席卡列罗娃3月称,“约9.6万名劳动者处于‘待命状态’”,事实上承认了就业恶化。

 

大型汽车企业AvtoVAZ实施员工暂时休假措施(REUTERS)

 

外资企业被认为在俄罗斯国内创造了数十万个就业岗位,随着合同的终止,俄罗斯的失业人数将不断增加。俄罗斯《生意人报》援引援引俄罗斯宏观经济分析和短期预测中心的观点称,到2022年底失业率(2月份为4.1%)有可能会恶化到7%。

 

据路透社报道,截至3月25日,俄罗斯的周通货膨胀率达到15.66%,创出6年半以来的最高水平。

有观点指出,根据制裁对象范围的扩大情况,俄罗斯的通货膨胀率可能会上升到20%至30%的水平。虽然卢布贬值的势头暂时得到遏制,但物价的前景十分不明朗。

俄罗斯的金融机构和企业因受到制裁,已经难以从国际金融市场上筹资。由于俄罗斯央行为了货币防卫而大幅提高利率,企业和家庭贷款也受到限制。

 

英国凯投宏观(CapitalEconomics)负责新兴市场国家的经济学家Liam Peach指出,俄罗斯的企业和家庭债务成为坏账,有可能造成小型金融机构的信用危机。

自有资本受损的银行将趋于惜贷等,可能会加剧经济活动的收缩。Liam Peach表示,“俄罗斯经济今后将被迫进行长达数年的大规模结构调整”。

俄罗斯在2014年合并乌克兰的克里米亚半岛时,从派遣军队到决定归属权的公投在半个月左右的短时间内就完成了。在当时,西方各国的制裁对象比这次有限,制裁开始出现影响的第2年(2015年)俄罗斯的负增长率仅为2%。

普京政府对这次进攻乌克兰给经济造成的影响也有一定心理准备,但由于乌克兰的激烈反抗,事态正呈长期化趋势。由于西方的严厉经济制裁,俄罗斯经济受到的打击之大对普京而言是严重的失算。

2000年普京就任总统以后,俄罗斯作为主要新兴市场国家崛起。实际上原油价格上涨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俄罗斯还比1990年代成功降低了失业率。日本第一生命经济研究所的首席经济学家西浜彻指出,“认为普京是苏联解体后控制住经济政治混乱的领导者的评价在俄罗斯根深蒂固”。

 

俄罗斯独立调查机构勒瓦达中心(Levada-Center)3月实施的调查结果显示,普京的支持率为83%,达到4年来新高。再加上通过国家媒体的舆论操作,一定程度上成功形成了爱国舆论。

即便如此,普京强权统治的基础并不牢固。2018年,普京推行以提高开始领取年龄为核心的养老金改革,各地纷纷举行抗议游行,普京支持率骤跌,不得不修改政策。

 

民众失业及生活困苦等进攻乌克兰的代价今后将更加明显。这将成为普京做决策的重要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