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群发展政策是中国统筹区域发展的重要举措。2018年11月1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建立更加有效的区域协调发展新机制的意见》,该文件明确指出,未来将以京津冀城市群、长三角城市群、粤港澳大湾区、成渝城市群、长江中游城市群、中原城市群、关中平原城市群等城市群推动国家重大区域战略融合发展,建立以中心城市引领城市群发展、城市群带动区域发展新模式,推动区域板块之间融合互动发展。2020年,中国七大城市群覆盖人口超过7.7亿,GDP总额超过63.6万亿元,占全国GDP总量的63%。中国七大城市群的发展情况,决定了中国整体的发展前途。

观察中国七大城市群发展状况的两个重要维度,一是经济发展成绩,二是区域内经济融合互动的水平。长期以来,区域经济的融合互动水平是较难测量的,而连接量超过180万辆卡车的G7物联网大数据平台,可以全面获取车辆轨迹、驾驶行为、能源消费、园区管理、货物运输等公路货运大数据。分析发现,各城市群GDP与其区域内货运量的相关系数达到0.9,货运量数据是观察经济发展情况较为有效的指标。基于此,我们希望能够通过货运量数据一窥中国七大城市群的经济融合发展情况。

目前,各城市群的经济发展水平如何?

长三角城市群包括中心城市上海、江苏、浙江和安徽南部的南京、杭州、合肥、苏锡常和宁波5个都市圈,共26个城市,覆盖人口1.5亿。2020年,长三角城市群的GDP总量超过20万亿元,占全国GDP总量的20%,与印度的GDP总量相当,是七大城市群中经济规模最大的。

本文中研究的珠三角城市群不包括香港和澳门,仅包括广东省的“广佛肇”(广州、佛山、肇庆)、“深莞惠”(深圳、东莞、惠州)、“珠中江”(珠海、中山、江门)三个都市区的9个城市。珠三角城市群的人口总量近6500万,2020年GDP总量超过8.9万亿元,占全国GDP总量的9%。

作为横跨湖北、湖南和江西三省29市,覆盖人口超过1.2亿的大型城市群,长江中游城市群的GDP总额超过8.9万亿元,略高于珠三角城市群,也高于京津冀城市群。以河南为主体的中原城市群,人口规模超过1.6亿,是人口规模最大的城市群,其GDP总量也达到了8.1万亿元,仅次于京津冀城市群。覆盖重庆、成都及周边14个城市的成渝城市群的GDP规模达到了6.8万亿元。关中平原城市群人口不到4000万,GDP仅2.25万亿元,占全国GDP的2%,不及上海、北京、深圳、广州和重庆等5个城市的城市GDP总量。

GDP总量是对各城市群体量的测量,而人均GDP和单位国土面积GDP则是衡量区域经济发达水平和城市化水平的指标。珠三角城市群的人均GDP达到13.9万元,每平方公里国土面积创造的GDP达到1.59亿元。长三角地区的人均GDP为13.1万元,与珠三角城市群差异不大,每平方公里国土面积的GDP产出也达到9657万元。珠三角城市群和长三角城市群的经济发展水平是最高的,且区域内各城市的发展落差较小。

京津冀、成渝和长江中游城市群的整体发展水平接近。京津冀城市群的人均GDP为7.6万元,长江中游城市群的人均GDP为7.2万元,接近全国人均GDP水平,但是,北京和河北两地的发展差距很大,北京的人均GDP为16.8万元,而河北省的人均GDP仅为4.8万元。中原城市群和关中平原城市群的发展水平是最低的,人均GDP均在5万元左右,低于2020年全国人均GDP 7.2万元。

根据G7的监测数据,长三角地区的货运量占到全国的16%,珠三角地区的货运量占到了全国货运量的10%,是占比最高的两个城市群。京津冀城市群和长江中游城市群与珠三角城市群的经济规模虽然接近,但货运量占比明显低于珠三角,这与各城市群的产业分布特点以及与外部区域的联系度有关。

各城市群的内部经济融合互动的水平如何?

融合发展是城市群发展的题中之意,也是发展的动力来源。基于G7覆盖超过180万辆货车的公路货运大数据,我们可以观察区域内不同省市间的经济融合互动水平。对于一个城市群,区域内部货运物流量在其全部货运量中的占比越高,说明城市群内的经济融合互动水平越高。

珠三角城市群同处广东一省,文化相近,且区域面积较小,各城市间距离近且交通便利,产业协同度高。目前,珠三角城市群内各城市的经济联系度是最高的。此外,长江中游城市群和成渝城市群内城市处于较高的水平。长三角城市群的经济发展水平高,但城市群横跨三省一市,除上海外,尚有南京、杭州、合肥、苏锡常和宁波5大都市圈,它们之间的融合互动面临更大挑战。目前,京津冀三地因为区域经济发展落差、体制和机制障碍等原因,中原城市群因中心城市的辐射能力不足以及整体经济实力相对较差等原因,内部经济联系度是最低的。

从最近三年的Q1数据来看,关中平原城市群和长江中游城市群在2020年和2021年的经济联系度是持续快速提升的,长三角城市群的内部经济联系度在2020年也有所提升。

2021年1季度的货运数据显示,长三角城市群和珠三角城市群以“工业品和机械设备”运量占比最高,京津冀城市群则以快递整车运量占比最高。中原城市群的运量中,41%为矿石金属,而关中平原以农产品运量占比最高。长江中游城市群的商品汽车运量占比达到了14%,远高于其他城市群。

珠三角城市群内货运商品以工业品及机械设备占比最高,达到31%,生产协同度较高。

广州、东莞和佛山是珠三角城市群经济融合互动的中心城市,尤其是东莞和佛山,得益于制造业的发达,在区域经济联系度方面的贡献要高于其GDP占比。深圳的GDP最高,但在区域经济联系方面发挥的作用相对较弱。

长江中游城市群内的商品汽车的货运占比达到14%,远高于其他城市群,这与该地区汽车制造业较为发达有关,形成了较好的产业协同。此外,工业品及机械设备和矿石金属的货运占比也分别达到13%和11%,工业生产协同水平较高。未来,长江中游城市群的生产协同有望进一步加强。

武汉是长江中游城市群的中心城市,GDP最高,在城市群内起到了引领发展的作用。此外,得益于区位和产业优势,湖北的孝感和荆门发挥了更多的区域经济联系的作用。长沙和南昌同样是省会城市,长沙的GDP和区域经济联系作用相对更强。

成渝城市群的工业品及机械设备货运占比达到17%,仅次于长三角和粤港澳,化工产品的货运占比达到9%,在所有城市群中是最高的。成渝城市群在化工及工业方面的生产协同水平较高。

对于成渝城市群,重庆的GDP占到了区域内的37%,高于成都,但重庆与区域内其他城市的经济联系度与其GDP规模不匹配,成都才是成渝城市群中融合互动的核心城市。成渝城市群进一步的协同发展,需促进重庆与四川其他城市群内城市的经济联系。

长三角城市群的货运商品中,工业品及机械设备类的占比达到三分之一。长三角城市群的生产协同度较高。

长三角地区,上海市的GDP区域占比达到19%,但货运占比仅为13%,这与其工业经济在其经济总量中的占比较低有关。在区域经济的协同方面,苏州发挥的作用是非常大的(14%)。杭州和嘉兴的经济协同作用也超过了其GDP地位。南京目前在区域经济协同方面的作用仍低于其GDP地位,毕竟,其距离长三角以上海市为中心的核心地区相对更远,联系相对不便。

农产品在关中平原城市群内部跨省货运比例非常高,达到了28%,远高于其他城市群。但与工业生产相关的货运量较低,这与该城市群的工业生产中心主要集中在西安和咸阳地区有关,其他地区的工业基础相对较弱。

关中平原城市群是七大城市群中发展较为落后的一个,人口规模小,人均GDP低。西安在城市群中的首位度非常高,GDP在城市群内占比高达44%。咸阳紧挨西安,与西安同为区域内的中心城市之一,货运量在区域内的占比高达22%,仅次于西安的26%。此外,运城市在区域经济融合互动中发挥的作用也较为突出。

京津冀之间的货运以生活协同为主,三分之一为快递整车,其次是日用百货和食品饮料,分别占16%。矿石金属、工业品及机械设备等与生产协同相关的货物运输量仅为14%和8%,三地在工业生产方面的协同度较低。

城市群的协同发展,需要中心城市的带动来逐渐实现。京津冀来看,北京的GDP总量占到区域的42%,但是,在经济协作方面,北京发挥的作用与其GDP水平不太匹配,这与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思路有关。《关于建立更加有效的区域协调发展新机制的意见》指出要以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为“牛鼻子”,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调整区域经济结构和空间结构,探索超大城市、特大城市等人口经济密集地区有序疏解功能、有效治理“大城市病”的优化开发模式。京津冀的区域协同中心城市是北京、天津和廊坊,三地的货运量在区域内的占比分别为23%、22%和17%。相对于经济规模更大的唐山和石家庄,廊坊基于地理优势,在京津冀融合互动方面发挥了更大作用。

中原城市群的矿石金属货运占比高达41%,煤炭货运量占比达到12%,体现了该城市群在重工业领域的协同度相对更高。

中原城市群以河南为主体,河南省内城市间的区域内经济联系也是更强的。河南省会城市郑州的区位经济较为突出,占到区域内GDP总量的15%,但其货运量在区域内的占比达到了21%。而区域内其他城市的GDP占比和货运量占比均未超过10%。因而,郑州在中原城市群的首位度是非常高的。中原城市群的发展,需要注意培育区域内其他城市的发展。

总结及展望

从以上分析中可以发现,长三角城市群是中国GDP规模最大的城市群,是中国经济发展的龙头。其区域经济基础很好,但长三角城市群横跨三省一市,已经形成杭州、宁波、南京、合肥和苏锡常等不同城市带,区域协调难度相对较大。作为长三角地区中心位置的工业生产中心,苏州是比上海更重要的区域货运中心,与周边其他城市的产业协同规模更高。珠三角城市群是人均GDP最高的中国城市群,区域主要为广东省内的九个城市,地域相近、文化相亲且交通便利,是七大城市群中经济融合度最高的一个。京津冀城市群的经济总量和人均GDP处于中等水平,但产业协同度在七大城市群中属于较为落后的,仅仅略高于中原城市群。长江中游城市群是中国面积最大的城市群,汽车等产业的生产协同水平较好,其经济融合度处于较高水平且在提升之中,仅仅落后于珠三角城市群。此外,成渝城市群、关中平原城市群和中原城市群的人均GDP仍处于相对较低的水平,发展的任务相对更重。

未来,中国各大城市群的融合发展对中国经济总量的进一步提升以及创造更平衡、更全面的发展具有重要意义。各城市群的融合发展,需要以各个城市的产业协同和集群效应为经济基础,如此才能获得持久的发展动力。除珠三角城市群外,其他各个城市群都涉及到了两个或以上的省级行政单位,各城市群在区域发展的顶层设计上进行跨行政区的有效协同是十分必要的。同时,各个城市群需要进一步提升区域内的交通便利度,通过高铁、高速公路等基础设施的建设对接,使区域内的资源流动更加快速便捷。对于影响资本、技术、劳动力等各生产要素自由流动的体制和机制障碍,需要进一步打破,从而更好地激活区域经济发展活力,实现区域内更加均衡和可持续的发展。

未来,中国各城市群的发展将进一步深刻地影响和改变每个普通人的工作和生活。

数据说明:本研究中珠三角仅包括广东省九市,并不包括香港和澳门。对于研究中所用数据仅精确到地级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