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两国元首举行首次视频峰会释放友好信号, 为两国在技术、军事、外交和经济等方面的竞争出现缓和带来希望。

这无疑显示包括美国在内的国际社会对中国军备力量的关注。而最近中国试验高超音速导弹引发的舆论关注和各方反应,则从另一个层面反映中国在军事领域与美国的竞争给世界安全带来的隐忧。

今年夏天,一个神秘的物体从中国境内发射到高空。它速度惊人,而且非常灵活,可以在空中改变飞行路径,最后降落在据说离目标约有40公里的地点。

10月,英国媒体报道称这是中国在试射“可携带核弹头的高超音速导弹”,但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回应说,这只不过是一次“例行的航天器试验,用于验证航天器可重复使用技术”。

中国官方的解释并没有打消外界疑虑。有分析仍然认定这是一种新型的高超音速导弹。美国军方对此极为震惊,而且高度警惕,将这一刻与1957年触发美苏太空、军备竞赛走向冷战的“斯普特尼克时刻”(Sputnik moment)相提并论。

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克·米利(Mark A. Milley)将军10月底表示,中国试验了高超音速导弹,能躲避美国核防御系统,对美国而言“非常接近‘斯普特尼克时刻’”。

1957年10月4日,苏联成功发射人类历史上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斯普特尼克一号卫星,促使美国举全国之力投入太空技术研发。 1969年美国实现人类首次成功登月。

高超音速导弹究竟是什么武器?中国在该项技术上的突破是否标志着中、美、俄之间最新军备竞赛的开始?这种导弹真的能“来无影去无踪”防不胜防吗?

国际台请来专家分析解释导弹的来历与现状,在中美关系紧张的当下,高超音速导弹的研发会给国际安全带来什么隐忧。

原始火箭与尖端导弹

人类自古有战争以来,人们就掌握了向敌人远距离投射有杀伤力的武器的技能,从最原始的弹弓,到射程更远的弓箭,再到现在仍在使用的大炮。

一般认为,最先运用火箭原理的是中国人。实际上,“火箭”这个名称最早出现在公元三世纪前后的三国时期典籍中,不过当时的火箭只是在箭的前端绑上易燃物,然后用弓或弩射出。

现代意义上的火箭,与19世纪下半叶德国科学家发明发动机有密切的关系。在发动机的推动下,弹药可以射向更远的敌人。尽管在几十年后,这项技术才在战争中使用,但德国在1930年代取得了关键的进展。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时签署的《凡尔赛条约》限制德国发展军事力量,但当时的火箭技术还不是很先进,所以协议中没有任何针对火箭研发的内容。

1943年,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德国远程攻击目标的武器技术已经准备就绪,从两个非常不同的研究计划中,开发出两种截然不同的导弹:一种被称为V1,是巡航导弹的雏形;另一种是V2,即弹道导弹的前身。但这两种类型的远程攻击炸弹都存在严重的局限性。

V1是一种由喷气发动机驱动的有翼炸弹,呈水平线飞行,它的问题是:由于在空中飞行速度很快产生高温,制导成问题。V2自带不需要外部氧气的火箭发动机,可以在地球大气层外飞行,但它同样也有制导问题,而且这一问题最终使纳粹德国领导人希特勒放弃了向美国发射V2导弹的计划。

曾经为奥地利国防部工作的古斯塔夫·格雷瑟尔博士(Dr Gustav Gressel)现在任职智库——欧洲外交关系协会(European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柏林分会。

他介绍说:“德国军方到了二战的后期,虽然迫切希望开发出能有效远程攻击的导弹,但研发出来的这两种导弹无论是制导准确性和里程都不尽人意。导弹的精确度大约是其射程的百分之一点五。如果你把同样的制导技术用于制造更远射程的导弹,那么这种导弹的准确性就很差。准确性如此之差的导弹,如果想以纽约为攻击目标,结果不堪设想。”

V2导弹,即弹道导弹。 在二战期间德国用该导弹攻击伦敦、巴黎和安特卫普。 但它没能扭转战局,纳粹德国战败。

战后,一些开发导弹技术的德国科学家移民美国和苏联,继续从事研究工作,助力20年后美国的月球计划和前苏联的太空探索项目。

因导弹技术,美、苏两国的军备力量有了长足发展。但就导弹本身而言,制导能力急需得到提高和改进。

高超音速导弹能“神不知鬼不觉”?

德国早期研发的两类导弹技术演变为现在的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

巡航导弹射程较短,在大气层内以水平路径飞行。弹道导弹射程可达数千公里,大部分飞行时间在大气层之外,接近目标时下落。

现代导弹的飞行速度不仅仅是可以比音速更快的超音速(supersonic),也可以是数倍于音速的高超音速(hypersonic) ,即每小时飞行数千公里。

美国麻省理工学院(MIT)的罗拉·格里格博士(Dr.Laura Grego)说:“我们知道的现代导弹,特别是远程导弹,都已经是高超音速,可以很快从A到B。因此从这个意义上来讲,高超音速导弹的重点其实有点被模糊了。通常来说,人们一提到高超音速导弹,他们其实要说的是这些导弹技术的其他特征(而非速度),经常说的是导弹的机动灵活性。”

导弹的机动灵活性之所以非常重要,不仅仅是为了准确击中目标,也是为了避免被敌人发现。远程弹道导弹的一个重大缺陷是,它们飞到空中后,再落回地面,因此敌人对它的飞行方向一目了然,可以在它到达目标之前拦截摧毁。

格里格博士说:“当导弹升空时,方向可预测。之后它们受地球重力影响再回落时,地点又可预测。一旦导弹发动机停止燃烧,剩下来的导弹轨迹已经被预先定好,这时候要改变轨迹除非你有所控制。”高超音速导弹的优势在于,它们能够在向目标下降的过程中控制路径。

俄罗斯的新型高超音速导弹“前卫”。世界多个国家在研发高超音速导弹,但美国、俄罗斯和中国的技术领先。

格里格博士介绍,高超音速导弹利用空气动力,利用对大气造成的压力朝不同的方向转动,降低自身轨迹的可预测度。这种穿梭虽然让人更难预测导弹的方向,但格里格博士说,因为导弹产生热量,发现它们的可能性仍然相当高。“导弹不单单反射光线,还发出亮光,可以通过传感器观察到。美国和俄罗斯等国家在空间都设有红外线传感器,监测弹道导弹发射升空,那些特别远程的高超音速导弹应该会被这样的传感器观察到。这些远程的高超音速导弹,在穿过大气层时变得非常热,会发出足够的热和光,在它们的大部分路径中都可以被探测到。所以它们不会是隐形的。事实上,它们应该是相当显而易见的。”

格里格博士认为,高超音速导弹的后半程飞行甚至可能被雷达探测显示。

“你想象这种导弹会神出鬼没,雷达都探测不到。但实际上,红外线传感器应该可以监测到导弹的绝大部分路径。而且当弹道导弹最终速度减慢时,不会再散发出那么多热,可能会被雷达察觉。所以从技术角度而言,高超音速导弹隐形看不见的说法根本就不成立。”

高超音速技术的确解决了巡航导弹以高速前进时带来的某些相关问题,毫无疑问算是技术上的一大突破。但是有人宣称这种技术会带来军事层面的重大威胁,格里格博士表示不敢苟同。

“有人说,高超音速导弹速度快,比现有的更快,但从技术层面来说,这不对。因为再快也仍然需要时间。 从这个角度来看,弹道导弹的竞争优势是存在的。还有人说,高超音速导弹无影无踪,会神不知鬼不觉出现,这样可以不给对手任何预警时间。但从技术层面来看,这也不对。你可以看到它发射升空,你也可以看到它绝大部分降落路径。所以说,高超音速导弹并不是看不见的,也没有更快。它们能做到的是机动灵活性,不过这一点也并没有大大超出现有的水平。”

如此说来,即便是高超音速导弹要想躲过美国世界第一先进的反导弹体系也非常困难。那么,最近中国测试高超音速导弹为什么会震惊世界呢?

为什么大国斥巨资研发高超音速技术?

世界上有不少国家在研发高超音速技术,包括法国、印度、日本和澳大利亚,但中国、美国和俄罗斯仍然领先。

为什么这么多大国不惜斥巨资投入研发高超音速技术?最显而易见的原因当然是在军事技术领域的竞争。

汉堡大学和平和安全政策研究所(Institute for Peace Research and Security Policy, University of Hamburg)的玛丽娜·法瓦罗博士(Dr Marina Favaro)这样介绍外界对中、美、俄竞争实力的评估:“有人说,俄罗斯有经验但没有多少钱;中国有钱但没有多少经验;美国既有钱又有经验。”

“普遍的一种共识是:更快就等于更好。另外,拥有这些先进武器被认为在国内有自豪感,在国际上有更高的威望。拥有并非一定要使用,目的就是显示我们有能力开发武器,我们有最先进的前沿技术。”

也就是说,中国最近的测试可能是北京向美国发出的一种信号:中国的军事技术与美国不相上下。毕竟,美国虽然一直公开表示自己拥有高超音速武器能力,但并没有公开解释过。

法瓦罗博士说:“美国发展高超音速武器的理由是要保持必要的战场优势,起到威慑作用,并且在必要时击败任何未来的对手。这些都直接写在了他们的战略文件中。美国许多国会议员都接受了这样一种观点:‘只要中国和俄罗斯在研发某种武器,那么美国就必须也研发。所以民间科技人士都说,先造出来再说,反正决策者会找到用的理由’。”

军备竞赛究其本质就是:你有,我就争分夺秒也要有,甚至比你的更好。

俄罗斯和中国发展高超音速武器本身,在军备控制谈判中可以是一个筹码。但需要考虑的是该如何计算手中筹码的份量。

冷战时期苏联和美国都开发核武器,学界把限制美苏互相攻击的因素称为“相互确保摧毁”机制(M.A.D):任何国家使用核武器要面对同归于尽的后果。

一个称为“相互脆弱性”的类似概念,是中国和俄罗斯拥抱高超音速技术的部分原因,因为这些国家担心,一旦发生冲突,美国的导弹防御系统比自己的更能应对常规导弹攻击。

法瓦罗博士分析认为:“说到相互间的脆弱性,我们实际上说的是战略稳定概念。如果美国完全无懈可击,也就是说如果来自俄罗斯和中国的导弹或其他武器系统完全不能攻入美国,那么就会影响相互脆弱性,因为美国将固若金汤,而俄罗斯和中国将继续处于弱势。”

不过在法瓦罗博士看来,俄罗斯和中国很可能都过分渲染了美国的防御能力。

“尽管美国的弹道导弹防御系统没有那么精密,但俄罗斯和中国不这么看。而核武器威慑之所以能发挥关键作用正是因为相互间的脆弱性,也是我们不与对方开战的原因。”

俄罗斯战机在国际军事演习中发射导弹

 

这应该能很好地解释为什么中国热衷于展示自己的高超音速技术。在北京眼中,这个技术关系到自己是不是与对方势均力敌。

值得一提的是,到目前为止,中国对高超音速导弹试验的细节一直秘而不宣,只说这是在例行试验检测可重复使用的太空飞船。

法瓦罗博士分析说,中国以前没有否认拥有高超音速导弹,对这种技术能力一直非常公开。“那么问题来了,他们为什么对这一次的测试矢口否认?高超音速技术领域的很多分析人士都说,不记得中国过去也有过类似的否认。正是这个原因,本次的试验非常引人注目。因此,所有的讨论要提的重要问题是:中国究竟测试了什么?有什么意义?”

这样的局面很不同寻常,因为这不是各国通常积累军事硬实力的方式。表面来看,每个国家都想要高超音速武器,但谁也不知道究竟是为了什么。

法瓦罗博士认为,高超音速武器可能被用于什么方面至今仍然不清楚。如果用途不明,又怎么衡量它的功效呢?

无论如何,最让人关心的问题是:这种技术会让我们生活在一个更加危险的世界吗?

高超音速技术让世界更危险?

冷战期间,美国和苏联为了避免发生核冲突签署了一系列军控协议。

但自苏联解体后,这些协议有的已经过期,有的美国宣布退出,最后一项协议也将在2026年到期。

而美国与中国还没有签署过任何军控协议。高超音速导弹带给全球的安全问题是:它大大提高了对抗风险。

美国斯坦佛大学国际安全与合作中心(Centre for International Security and Cooperation, Stanford University)的卡梅隆·特里希博士(Dr Cameron Tracy)认为:“从以往经验来看,有相当明确的证据显示,当国家之间展开军备竞赛时,在不久的未来发生武装冲突的可能性更大。而且我们知道,像美国和中国这样的国家,有些人觉得他们其实已经朝着冲突的方向走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因此,现在的军备竞赛只是迅速走向潜在冲突的一部分,一旦冲突真的发生,实际拥有高超音速武器对整个局势的发展可能不会起到多大作用。”

目前,新的导弹技术虽然加剧了美国和中国之间现有的紧张关系,但并没有将两国推向冲突。不过局面出现变化的潜在因素却是存在的。

特里希博士分析认为:“如果这些国家开始在对方的边界附近部署和定位高超音速部队,或者摆出威胁对方的武力姿态,那么这就可能催化冲突的发生。集结部队这一行动本身就可能使对手相当警惕,如果他们担心随时受到攻击,会更愿意迅速主动袭击。但这并不是高超音速技术问题,而更多是武力升级问题。”

正如前面所说,中国和俄罗斯之所以努力发展高超音速技术,是因为这两个国家相信美国的反导弹能力非常强大,无法攻破。那么,假设美国愿意主动削弱自己的能力会怎样?假设美国愿意将这些防御系统放在谈判桌上,表示愿意为自己的导弹防御系统设限,那么俄罗斯和中国也可能会愿意自我约束限制发展高超音速武器吗?

在特里希博士看来,这种可能性太小了:“美国一直都不愿意把导弹防御系统摆上谈判桌。因此,尽管这种假设很可能富有成效,但由于各种政治原因,这是不大可能发生的事情,这与美国真的不愿意就防卫问题谈判有关。”

那么,这一次高超音速导弹问题的下一步会走向何方呢?

特里希博士的预计是,在目前正在进行的军备竞赛中,会看到相当多样化的高超音速武器系统的继续发展。“每个参与研发高超音速技术的国家都想确保自己已经完全掌握了这一技术,一旦有必要可以投入使用这样就能确保处于自主的有利位置。”

“军备竞赛将继续下去,因为这就是军备竞赛的运作方式。我预计军备竞赛和高超音速武器的发展今后将会持续相当长的时间。”

然而,任何新技术都不会是最终的决定因素。

真正起决定作用的是大国是否真心实意致力于避免事态扩大以至爆发冲突。